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東離劍遊紀/鴉殺]荒城煙雨

那座橋上站著一個人。

第一次見面,煙雨朦朧。那人手拿煙斗,白髮如瀑。當風吹過,衣袂飄蕩,眼裡只剩盤旋而起的千堆雪。

殺無生就這樣望進那雙如火般熾熱的眼中,在那第一眼裡。

能在他面前走過而不死的人很少,能無懼直視他的人更少。眼前這男人明顯知道他是誰,卻仍舊笑的放肆而張揚。

殺無生問他是誰,凜雪鴉笑著,隨便想了個名字,說他叫聽雨,是在這座橋上賣胭脂脂粉的商人。而後輕輕吐了一口煙,自橋上走過。

第二次見面,在鬧市的茶樓裡。歌伶彈著箏輕唱一曲古調,那人依舊吐著煙,自顧自地坐到他面前,逕自倒起桌上方將溫好的茶。

茶入杯中,清香四溢。他捧著杯盞輕轉,遞入口中品一抹幽香。

眉眼下探,眼波流轉間...

[東離劍遊紀/蔑衡]而被你注視著的,那份溫柔(番外)--只有你可以

被BD第三卷燒到的腦洞,咩總簡直美得不像樣!!!

故事背景跟注視溫柔是一樣的,時間點在兩人交往後

咩總就算有這種小缺點也超棒的!!!

----


丹衡算是很擅長等待的人了,身為一族族長,每年宗族祭儀都會花上相當大的時間與精力。

但是丹衡不明白,蔑天骸為什麼總是能花那麼多時間在打扮自己上。從他說準備一下後就帶自己出門逛逛到現在,已經花了將近三個小時。

分明是個連素顏穿件素T都能展現相當氣場的男人,卻不知為何總是花上許多心思在穿戴配件與妝容上。不完妝就不出門就別提了,丹衡知道就連平素上班時,看似普通的黑色西裝後,內裡都是別出心裁的手縫刺繡花樣。

倒不是說多不能忍受這種行為,只是凡事...

多年以後,無生在黃泉路上終於等到凜雪鴉的腦洞

撇了無生~

詞節錄的是張含韵的邊城浪子,這首真的好好聽啊!!!

另外無生那繞著頸的頭髮簡直讓人不得不大喊:

\窒息play/\窒息play/\窒息play/

[東離劍遊紀/蔑衡]而被你注視著的,那份溫柔05(未完不待續)

真正住進蔑天骸家,距離他們討論那天並沒有隔多久。

丹衡要準備的東西本來就不多,也沒什麼特別要帶的隨身物品,大致打理一下後,就讓人先送去了蔑天骸家。

搬家的那天晚上丹翡還是很不安,雖然跟妹妹說了是因為工作,但自己離開家是第一次,丹翡不免擔憂。

丹衡拍了拍丹翡的頭,覺得有些好笑。自己不在家,怎麼說都應該是身為哥哥的他要擔心妹妹,沒想到卻反過來讓妹妹為他擔心了

蔑天骸派人接他過去的車已經停在巷口,丹衡看了看時間,最後交代了一些事,和妹妹道了別。

 

到蔑天骸家中時已經不早,考量到隔天還要打工,丹衡本來想洗個澡稍稍整理一下就去睡,沒想到剛吹完頭髮就被蔑天骸叫去了房間。

蔑天骸的...

[東離劍遊紀/蔑衡]而被你注視著的,那份溫柔04

看著眼前的豪宅門牌,又對了對手機裡蔑天骸傳來的地址,猶豫再三,丹衡還是下定決心按了門鈴。

在對講機簡單報了身分之後,門很快開了。出來迎接的是個穿著西裝,單眼皮的陌生男子。

男子對他點點頭,將他迎進門內,一邊簡單的自我介紹:「我叫凋命,是蔑先生的管家,丹衡先生以後如果有什麼需求,都可以向我說。」

丹衡一聽這話,臉立刻便紅了起來。他並沒有說他來這裡的目的,但想必對方早已知曉。

凋命從玄關將他領進了客廳,蔑天骸坐在沙發上正看著什麼文件,聽到腳步聲抬起了頭,對丹衡笑了笑:「你遲到了。」

「過來這裡前還跟老闆談了要辭職的事,本來以為會很快,但還是有些耽誤了,抱歉。」丹衡順著凋命的引導坐到了蔑天...

[東離劍遊紀/鴉殺]你的名字(下)

那天過後,鳴鳳決殺時不時就會出現在凜雪鴉店內。撇除少數幾次為了任務而來,很多時候凜雪鴉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有何目的。倒是扣留身分證的舉動扣留的越來越自然,有時候凜雪鴉沒有問,鳴鳳決殺還會主動把身分證交出去。

當然凜雪鴉一點也不介意鳴鳳決殺這舉動。那男人像個野貓似的,逗他會被咬,想靠近他還會被抓傷,不理他卻又會蹭蹭蹭的跑回來。

簡直不能再更可愛。

不過倒是有些天沒來了呢,這麼想著,凜雪鴉拋下正等著他調酒的客人,優先調了杯並不會有主人的Aunt Roberta,放在了鳴鳳決殺常坐的那個位置上。


只是讓凜雪鴉沒想到的是,下班的時候,他在後門口看到了那個他想了一整晚...

[東離劍遊紀/蔑衡]而被你注視著的,那份溫柔03

「哥哥,哥哥!」聽到叫喚,丹衡從神遊中清醒,像是受到了驚嚇般猛然抬頭。

看著從晚飯開始便一直心不在焉的哥哥,丹翡臉上的擔憂顯而易見:「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丹衡搖了搖頭,勉強地笑了笑:「我沒事,大概是昨天打工太累了吧,休息一下就好,不用擔心。我吃飽了,先去房裡了。」

「噢……。」丹翡點點頭,看著起身往自己房裡走去的丹衡,卻還是覺得今天的哥哥貌似有哪裡不太對。


『成為我的人吧,丹衡。』

明天晚上要和家教的學生上課,丹衡原先想回房裡好好看過一遍要教的課程,都坐在桌前翻開課本了,卻總是不由自主想起蔑天骸說的那些話。

「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啊……」像整個人洩了氣般地趴在...

[東離劍遊紀/鴉殺]你的名字(上)

*東離劍遊紀鴉殺現代AU

*而被你所注視著的,那份溫柔副線劇情

*注視溫柔裡兩人皆尚未出現,但配合第九集等不及的先寫了番外

*因為是番外所以不會太長

*無生很可愛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請往下↓


 ----


看著手中身分證,凜雪鴉想起了初見他那年,神思恍然。


**


酒吧裡觥籌交錯,人群熙來攘往隨著音樂擺動。

凜雪鴉在吧檯裡調了杯酒,看了看四周,不動聲色的把酒遞給了用黑色連身帽遮住了臉部,坐在吧檯角落裡的男人。

Aunt Roberta*,承載於杯中的酒紅如同鮮血般奪人眼目,令人迷醉。

「你送錯了,我沒有點酒。」...

[東離劍遊紀/蔑衡]而被你所注視著的,那份溫柔02

天涼了,宅院外從早上便飄起了細雪,細細一層將屋頂染上了淡淡一片白。

內室的茶還熱著,總是獨自前來卻不久留的客人今日一反常態,不只靜靜將茶喝了快半,還帶了位意想不到的人前來。

一直以來都是殘凶負責他們的債務處理,以至於丹衡並不曾看過蔑天骸,現下看到玄鬼宗的宗主親自拜訪,雖然心中困惑,卻仍舊謹守禮儀先將人請進了屋內。

「據說這裡的宗祠裡,放了那把過去富有盛名的天刑劍,不知此事是否為真?」蔑天骸看了一眼坐在對面略顯惴惴不安的丹衡,不疾不徐地開口。

丹衡一聽,有些詫異地抬頭,正好和蔑天骸對上了眼。這一眼,讓兩人都不禁一愣。從來這裡到現在,丹衡表現的態度極為客氣,雖不失禮卻過於隔閡,以至於直到這...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