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夏目友人帳/田沼夏目]圍巾

田沼今天請假了,夏目聽聞後,趁放學帶著貓咪老師去了一趟寺廟。

跟住持打了招呼後,夏目熟門熟路的去了田沼房間,一打開門便看到躺在被窩裡發著高燒的田沼。

「妖氣好重!」貓咪老師一進房間便大呼小叫的亂蹦著:「你又沾染了哪裡來的妖怪了嗎?」

「妖怪......不知道......」田沼躺在床上,話語落得有氣無力。

「看樣子是沒有。」夏目巡視了一圈,倒是沒看到妖怪的身影,又走回田沼旁邊摸他的額頭測量溫度。

「是那個吧,」貓咪老師吸著鼻子跑到田沼桌上的一條圍巾旁,像拿著什麼穢物般很嫌棄的拿了起來:「這是哪來的?」

「......」田沼沈默了幾秒,才緩緩開口:「之前幫迷路的妖怪回了家,是他送的回禮......現在想想,咳咳,好像回來就感冒了......」

「妖怪給的東西虧你敢拿啊,也不知道裡面是不是有什麼詛咒。」貓咪老師碎碎唸著。

「誒?有嗎?老師。」夏目一聽這話,顯得有些緊張地走了過來。

「沒有倒是沒有...…應該是妖怪本身過於強大的妖氣影響了它吧。」貓咪老師對著圍巾撥弄著,又嗅了兩下。

「這麼說起來,咳,那時候看得比一直以來看到的都還清楚呢,那隻妖怪……」

「說不定是個意外強大的傢伙呢。喂!我說,把這個燒了吧,既然裡面沒有詛咒的話,只要燒了你就會沒事了哦!」一邊這麼說著,貓咪老師拖著圍巾就想往房間外移動。

「啊......等等!」田沼一看到老師的動作,急忙坐起來想制止老師的行動:「請不要燒掉他,那是很重要的東西。那個時候,那隻妖怪很努力地想著能給我什麼,雖然我說了不用,卻還是決定將一直掛在脖子上的圍巾取了下來送我。我想那一定是對他來說非常重要的東西,所以無論如何,這都是別人的心意,我沒有辦法就這樣燒掉它。」

「看來這東西的妖氣是因為長年佩戴在身上沾染到的啊,不過不管曾經是多麽重要的心意,一旦危害到了人,脫離了原本的用意,就一點意義也沒有了喔。」貓咪老師瞇了瞇眼,說出的話毫不留情

「老師!」看著田沼緊抓被角,低下頭的樣子,夏目趕緊制止貓咪老師繼續說下去。就算所說的話語都是真實,也實在太過殘酷。

氣氛沈默了下來,一時沒有人再說話,最後還是看起來像想到了什麼的夏目打破了沈默:「田沼,圍巾能借我一下嗎?等下一定拿來還你。」夏目看向田沼,在田沼不明所以卻還是選擇相信地點了點頭後,將圍巾拿了起來。

「雖然我不知道會不會有效果,但我想請住持幫忙淨化一下。」這麼說著,夏目匆忙跑了出去。

「兩個傻子。」看著夏目奔出去的身影,貓咪老師不禁啐了一句。


夏目很快就回來了,小心翼翼地捧著圍巾,對田沼露出已經沒問題了的笑容。坐到床邊,將圍巾遞給田沼,田沼撫摸著圍巾,笑得一臉溫柔。

「太好了呢。」夏目說著。

「嗯,真的很謝謝你。」

「那、感冒呢?好點了嗎?」

「啊,那個啊,」田沼揉了揉鼻子:「應該沒那麽快啦,但是,胸口悶悶的感覺確實已經慢慢消失了。抱歉,讓你擔心了。」

「別說那麼客氣的話啊。」

貓咪老師看著裡面的景像,跑到了走廊,不再去聽他們的對話。人類果然是麻煩又脆弱的生物。那麼容易受傷,卻又緊抓不放。但是,就算有可能無法再見面,卻還是會像那樣惦記著一件事,這點,不管是妖怪還是人類都一樣。

「真是麻煩啊,人類。」望著前方被風吹的發出沙沙聲響的樹葉,貓咪老師喃喃唸著。


评论(3)
热度(8)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