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我的英雄學院/轟出無差]我愛你

他看到綠谷在哭。

從認識綠谷以來,轟時常看到綠谷是哭著的。

因為個性的副作用過於疼痛的狀況而哭的時候基本是沒有的,就連一般青春期少年常見的,因較量輸了而不甘的情況也很少見。

他好像習慣了弱小,甚至對此不以為意。


但他還是時常哭,為了自己拯救不了更多的人,為了無能為力的自己。

不過那眼神仍然是堅韌不屈的,泛著淚水,卻不妥協。

綠谷總是為了別人而哭,他是知道的。

那個時候也是,是他向轟伸出了手,並且牢牢抓緊不放。轟的右半邊的溫暖,全都是綠谷所給予的。他一直被這樣的綠谷所吸引。


心靈富足的人,才能拯救別人的心。而綠谷一直是這樣的。打倒敵人是身為英雄的必須,卻不是首要關鍵。能夠給人心靈的富足,能夠因為那一句:「我來了」而帶給人生的信心與力量的,才稱的上英雄。

像那天綠谷對他伸出的手,即使是曾經毫無干係的陌生人,即使在那之前人生毫無交集,也沒有一刻猶豫的向自己伸出的那雙手。

他也希望下次,他能在綠谷絕望哭泣前站到他身前,成為他的力量。

他想成為這樣的英雄,和歐魯麥特一樣的,和綠谷一樣的,他所一直憧憬的那樣的英雄。


「轟同學,可以進來嗎?」門外傳來了敲門聲,緊接著是綠谷的聲音。轟才赫然發現自己剛剛居然就這樣陷入了莫名沈思中。

他拍了兩下臉頰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後,小跑著去開了門。

一開門便看到綠谷捧了個紙盒,笑得一臉靦腆:「那個,今天是情人節。所以剛剛跟砂藤同學學著做了巧克力蛋糕,雖然可能做的不是很好吃。嗯......很奇怪吧,又不是女孩子......」

「綠谷,沒關係,我很高興。進來一起吃吧!」轟止住了綠谷即將要開啟碎碎念的勢頭,側過身讓綠谷進了屋。


矮桌上擺著剛剛綠谷帶來的蛋糕,綠谷正拿著刀小心翼翼地將蛋糕分塊。轟注意到了綠谷拿刀的右手依舊彎曲而變形,忍不住開口:「右手還會痛嗎?」

「你說這個啊,」旅谷把切好的蛋糕一邊裝進盤子裡一邊回答:「已經好很多了喔!前兩天給復原女孩看過後她還誇獎了我最近復原狀況良好,雖然偶爾用力的時候關節的地方還是不太好使。......你不要擺出這種表情,我沒事的啦!快吃吧!」綠谷看著轟一臉沈重的表情,將蛋糕遞給轟,推了推他緊皺的眉間。

轟接過蛋糕,還想說些什麼。綠谷會變成這樣,是因為他總是承擔了太多的事、太多的責任;會變成這樣,也是因為自己沒有更好的保護住他。想講的事太多,最終卻發現什麼也說不出口。

綠谷正在催促他快點吃,轟嘆了口氣,切了口蛋糕吃下去。

「怎麼樣?好吃嗎?」

「嗯,很好吃。」轟微笑著,入口的巧克力很滑順,也不會太甜。蛋糕烤得恰到好處,吃起來相當綿密順口。是很好吃的蛋糕,綠谷在其中花了多少心思,轟能夠體會得到。

兩個人默默地吃著,一回神,轟才發現自己已經吃掉了大半個,而綠谷正盯著自己瞧。

「你今天怎麼了?好像一直恍神,在想什麼嗎?」

在想什麼?對啊,自己究竟在思考些什麼呢?轟低下了頭,語氣淡淡地:「我剛剛在想,要是能成為像你一樣的英雄,那就好了。」

「沒情調。」綠谷聽完愣了愣,反應過來後臉整個垮了下去,悶悶下了評語。

「誒?為什麼?」轟抬頭一臉不解,很認真地發問。

「雖然當英雄也很重要,唔,雖然是超級重要沒錯啦!但是,我現在想聽的不是這些啊!我想聽像是,蛋糕很好吃啊,謝謝你,情人節快樂之類的阿!或是,......我愛你,之類的啊......」綠谷整張臉漲紅起來,一邊講一邊在心裡不斷吐槽自己,為什麼這些話要由他開口。

綠谷一講完,轟也愣住了,臉紅著摀住了嘴,覺得害羞的情緒瞬間佔滿了整個腦細胞。

「你不要害羞啊要害羞也是我.......」綠谷看到轟那表情整個人更難為情了,一股腦就又想著碎碎念。但不等綠谷說完,轟直接靠了過來,用吻止住了綠谷接下來的話。


「蛋糕很好吃,我愛你,情人節快樂。」轟靠著綠谷額際,輕輕地說。

评论(1)
热度(62)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