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Yuri on ice/勇維]吻

一樣的遊戲換人玩XD不過這篇感覺喝很高

- -

[勇利的回合]

「勇利~~~~」維克托用愛心嘴甜膩地呼喚著他的選手,張開雙臂奔跑過來:「我們來玩這個!!!」

看著維克托手上的視頻,勝生選手一臉為難:「誒~不要!我不太會玩遊戲。」

「一次就好了嘛~」維克托在勇利身上蹭哪蹭,他知道只要持續央求,勇利一定會答應他。果不其然,在維克托甜言蜜語的圍攻下,勇利雖然不情願,但還是將拿到他眼前的眼罩戴了上去。

「這是什麼口味的?」維克托開心的親親親。

「芒果的。」

「WOW!!!勇利你好棒~~~」維克托很乾脆地把身上的衣服都脫下來:「那這個呢?」

「呃,西瓜?」

「嗯嗯答對了答對了!!!!」再脫。「勇利你還說你不會玩。」

「我沒想到那麼簡單。」

「那這個這個這個你一定猜不出來。」繼續親。

「唔!維克托你不要故意吃榴蓮味的!」勇利喊完後,四周安靜了下來。

「維克托?維克托?下一題呢?」

「沒有了呦勇利~勇利贏了喔!嘿嘿勇利真厲害!」維克托的語氣異常開心。

「誒?怎麼可能?才玩幾題......」勇利脫下眼罩,四周散落著被維克托脫下來的衣物,原先穿在維克托身上的兩件衣服疊在一起,看得出來分明是一起脫的,襪子的位置很近,手套也是,看樣子維克托脫衣服的時候完全沒在管一次一件的原則。

「勇利~~~勇利~~~~那來吃吃看這是什麼口味的~~~」不知道什麼時候,維克托已經躺到了床上,床旁邊四散著糖果,維克托正在把巧克力醬擠到自己身上。

「啊啊啊維克托不要這樣會長螞蟻啊!」勝生選手崩潰的上床,卻被全裸的維克托一把勾住接吻,繼續了下一輪的遊戲。

- -

「維克托的回合]

剛剛不知道做了些什麼的兩人現在正全裸坐在床上,乖乖把衣服穿上。

「好了,這次換維克托猜。」勇利擺出了很正經的表情。

「WOW~好哇好哇~」維克托拿過眼罩,迫不及待就幫自己待上,還主動把嘴唇翹得高高地等待即將降臨的接吻。

「唔.....」勇利紅著臉吻上去,隨便親了兩口:「好了,這是什麼口味?」

「恩~是什麼呢~」維克托歪著頭:「草莓?」

「不是。」

「那是香蕉~」

「誒?突然跳太遠了吧!不是。」

「哇!那一定是橘子了是橘子對吧!!!」

「這是芭樂,維克托。」

「唔,好吧,真難呢!」毫無說服力的這麼說著,維克托再次歡快的脫衣服。

「等......等等!一件就夠了!別脫了維克托!停!停!!天哪維克托你根本不是想玩遊戲只是想找機會脫衣服吧!」勝生勇利哀嚎,心裡想著剛剛維克托一定是喝了酒,而自己一定也是瘋了現在才會陪他玩這麼ㄎㄧㄤ的遊戲!

评论(4)
热度(13)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