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Yuri on ice/奧尤]吻

梗來自推特上的一個視頻,但距離看到那視頻已經過了許久,開始寫這篇的時候想找卻找不到了QQ

- -

尤里自從在twitter看到一段別人轉發的影片後就開啟了躍躍欲試模式,蹦蹦跳跳地跑去超市買了一堆糖果回來,架了腳架將錄影機都準備好後,把奧塔別克拉了過來。

「怎麼了尤里?」看著眼前琳琅滿目的一切,奧塔別克仍舊搞不懂尤里究竟想做些什麼。

「你看這個。」把手機拿到奧塔面前,尤里按了播放鍵。畫面中是兩個男生在玩遊戲的樣子,一個眼睛纏著黑布,另一個吃著軟糖,過了一陣子兩人接起了吻,吻完後矇著黑布的男生開始猜對方剛才吃的是什麼口味的糖,期間斷斷續續又吻了幾次,最後矇著眼罩的男生還是猜不對,乾脆的脫了上衣當懲罰。

沒想到尤里會對這種遊戲感興趣。是自己平常太過冷淡了嗎?奧塔別克想著,兩人雖然剛開始交往不久,但他自認為一切還算順利才是。

「怎麼樣?來玩玩看吧!好像很有趣!」看著已經丟了顆糖進嘴裡的尤里,奧塔別克嘆了口氣,默默地替自己綁上眼罩。

眼前一片黑暗,奧塔別克只聽得見身旁傳來的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過了一陣子,他感覺到尤里整個人靠了上來,柔軟的嘴唇開始細細摩挲起自己的。

看著眼前不動作任由他擺佈的奧塔別克,尤里眨了眨眼,拉著奧塔別克的衣領往下,讓他更貼近自己。接著將舌頭探了進去,輕輕舔著奧塔的齒列,又試探地碰了碰奧塔別克的舌,慢慢與之交纏。雖然在他們的交往中,一直以來自己主動的次數遠超過奧塔別克,但像現在這樣的經驗,倒還是第一次。尤里晃了晃身體,對遊戲未知的興奮與眼下這種情境所帶來的不明快感在在都使尤里想更加深這個吻。

而奧塔別克的情況並沒有好到哪去,口中所留下的味道到底是什麼已經不太重要,其他感官在眼睛被遮住的情況下無限放大。尤里細細的呻吟聲、衣物摩擦的聲音、探入口中的那小巧靈動的舌,每一項都恰到好處的挑撥著奧塔別克的神經。

奧塔別克伸出手,拉著尤里的腰將他整個人更加帶向自己,捧著尤里的臉開始回應起來。無論如何,都想要更加了解這個人的一切,但這個人總能輕易超乎他的想像。對未知領域的探索、對新事物的好奇,戰士總是勇於接受新的挑戰,而他的尤里,他的戰士一向如此。

吻在一開始嬉笑的氣氛中漸漸變了味道,極盡纏綿。奧塔別克一直有使人沈靜的能力,待在他身邊,因青春期而浮躁的少年總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安心感。尤里勾著奧塔別克的脖頸,吻的很專心很專心,專心地完全忘了自己一開始的遊戲。只知道還想再這樣待一下,再這樣吻下去,沈溺在這一刻裡。

那個吻最後結束被迫在兩人都再也喘不過氣的時候,尤里看著奧塔別克,一時回不了神,臉上滿滿寫著還想再吻一次。

「蘋果味的。」緩過勁後奧塔別克開了口。

「呃?什麼?」尤里一臉茫然。

「那個糖果,我有猜對嗎?」視線被遮住的唯一好處大概是因為看不到尤里,大腦冷靜下來的速度遠超乎奧塔別克的想像,以至於他馬上想起了他們正在玩的遊戲。

「啊?喔!」尤里回過神,低頭看了自己手上拿著的糖果:「呃......猜對了.......」又頓了兩秒,尤里終於意識到了什麼,睜大了眼:「奧塔,你好強!天哪怎麼猜的!這有那麼簡單嗎我吃的時候沒感覺出來啊!」

「感覺以前吃過。」就算完全可以想像尤里現在的表情,奧塔還是很想馬上脫下眼罩看看在他面前的尤里。

「你真是太棒了奧塔!」捧著奧塔的臉頰親了一下,尤里很灑脫地把自己的上衣脫了。

「還是穿上吧尤里,天氣冷。」奧塔別克皺了皺眉,等下還要練習,下週也還有比賽,要是感冒就不好了。

沒事沒事!俄羅斯的冬天比這裡冷上幾倍。」尤里揮了揮手表示不介意:「好了快點我們繼續!」

奧塔看尤里沒有讓步的意思,大概猜到是他的好勝心被激起來了,這時候說再多都是沒有用的。只好換個方式拉了尤里過來把人整個圈在懷裡,打算用體溫溫暖他。

「這姿勢不是很舒服啊……」頭被奧塔的下巴頂著,這幾個月尤里長高了點,現在整個人縮成了一團實在有點卡。

「那穿衣服。」

「算了,就這樣繼續吧。」脫對方衣服這種懲罰的小樂趣尤里還不打算放手。

再丟了顆糖進嘴裡,尤里快速的將他吃完。想著上次一定是給了奧塔太多思考的時間才會被猜中,尤里這次簡略的抬起頭啄了幾下就不再給奧塔別克繼續親吻的機會。

「柚子味的。」賓果!哈薩克的戰士輕而易舉的再次贏得勝利,俄羅斯的妖精絲毫沒有轉圜餘地。

「奧塔你是不是很喜歡吃糖……」

「還好。」

唔,也是。如果奧塔喜歡吃糖他一定馬上就發現了,最近因為比賽的關係整天住在一起,沒道理他會不知道。不過願賭服輸,尤里再次爽快的把手套也脫了。

再來是另一隻手套、帽子、襪子、另一邊的襪子、牛仔褲……

等尤里脫到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條內褲,並且馬上就要將它脫下來,再看看包的緊緊一件不落的奧塔別克,他第一次體會到,什麼叫輸到脫褲的感覺,真實意義上的。

話說回來這俗諺還是之前無聊跟光弘學的,他完全沒想到會在這時派上用場。

咬著牙,尤里站起身就想把內褲脫掉再宣告認輸,卻沒想到奧塔先他一步脫了眼罩,抓著尤里的手制止了他。

「尤里,別脫了。」看到尤里全身赤裸只剩內褲的樣子,奧塔的眼神暗了暗。

「沒關係!男子漢敢做敢當!」說著就又要去拉自己的褲頭。

「等下還有練習,尤里。」

「嗯我知道。」尤里點了點頭,一臉不解奧塔別克為何又突然提起。

奧塔別克頓了頓,一手遮住了微紅的臉,慢慢開口:「你再脫下去,我怕我克制不住,想在這裡抱你。」

奧塔別克一出口,尤里刷的一下漲紅了臉,指著奧塔別克結巴了半天:「等、等、等下還有練習……現在不可以!」

「嗯……」奧塔別克無奈的笑了笑。

「知道了知道了啦!」一邊碎碎唸著,尤里一邊紅著臉一件件件撿起衣服穿上。

奧塔別克看尤里終於穿起了衣服,紳士的轉過了頭。等尤里終於把自己搞定,一轉頭看到的就是正經的目不斜視等在一旁的奧塔別克。

尤里笑了笑,整個人不明所以開心的不得了。

蹲了下來把奧塔的臉扳正,用力的印上了一吻。尤里靠著奧塔的額頭,尤里用氣音小聲地說:「這是贏了遊戲的獎勵!剩下的,等晚上再給你。」

「嗯。」摸了摸尤里的頭,奧塔別克也跟著笑了。

[後續]

練習結束,尤里迫不及待地跑回房間,一進門就檢查起剛剛的錄影機。

「啊啊啊!!!!」

在廚房煮著晚餐的奧塔聽到尖叫,匆匆走了出來:「怎麼了?」

「忘記按開始了……」尤里睜著水汪汪的大眼,一臉欲哭無淚。

「你本來想錄下來嗎……」奧塔撫額,尤里光著身體的畫面他可不想給別人看到。

「嗯!想給豬排飯……」話語停頓在尤里貌似想起了剛剛遊戲的結果後。「還是算了,沒錄到就算了。」他可不想讓豬排飯看到自己輸了的畫面。

「嗯。」奧塔別克點點頭,非常滿意尤里的決定。

「不過這遊戲好好玩!下次換我猜,再玩一次吧!下次一定要贏你!」丟下錄影機,尤里蹦蹦跳跳的跑到奧塔面前。

「嗯。」奧塔微笑,回味著,心想這真的是個不錯的遊戲。「不過尤里,快去刷牙!剛剛吃了那麼多糖,再不刷會蛀掉。」

「啊~知道了知道了啦!去就是了,奧塔你有時候簡直像老媽子一樣。」

奧塔別克笑了笑,看著再次蹦蹦跳著進了浴室的尤里,奧塔別克想著,如果如果,他們能夠像現在這樣,一直一起過著每一天平凡卻幸福的日子,就太好了。

评论(4)
热度(40)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