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刀劍亂舞/三日鶴]想跟你一起

三日月在出陣的時候為了保護鶴丸重傷回了本丸,鶴丸在手入室不眠不休的照顧沒意識的三日月,等到三日月終於轉醒,卻再沒看過鶴丸的身影出現在身旁。

好不容易恢復了健康,三日月終於能脫離鎮日躺在病床上無法動彈的窘境。一能夠起身,三日月滿腦子便只想著盡快找到多日不見的鶴丸,確認對方是否安然。只是一到走廊,卻發現鶴丸正像什麼事也沒發生般跟清光笑鬧著聊天。

「鶴……」三日月快步向前,微笑著伸出手想打招呼。

鶴丸卻沒理他,原先笑著的臉僵了僵,丟下一句我還有事,就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之後鶴丸沒再跟三日月講過一句話。無論是內番還是出陣,就算跟其他人都能談笑自如,一遇到三日月,原先臉上的笑容都會兀然淡去。


「你們吵架了嗎?」鶯丸喝了口茶,最近大包平來了本丸,像這樣和三日月聚在一起喝茶的時間少了很多,但一看到好友那種分明難受卻刻意隱藏的表情,鶯丸還是忍不住問了。

「嗯,做了讓他難過的事,是我不好。」三日月也喝了一口茶,頭低低的,眼裡的思緒藏的很深。

「如果知道自己做錯事,只要好好道歉就行了吧。」

「話是這麼說,只是他最近總是刻意避開我,根本沒機會好好說話啊…...。」他原先想等著鶴丸消氣再去找他搭話,現在看來是沒那麼容易。

「再試著說說看吧,鶴丸先生是這樣在意您,想必不忍心對您生氣太久。」

「但願吧......」三日月的眼神淡淡的,像在思考著什麼。


櫻花悄悄的開了,內番的時候主上讓鶴丸跟三日月一起打理櫻花樹下肆意掉落的花瓣。

場景很美,原先也該是個相當適宜的約會環境,只是現在的氣氛除了尷尬還是尷尬。

鶴丸握著掃帚,一言不發地打掃著。

三日月看著他,難得在向來閒適的情緒中有了些微的躁動:「鶴,那個時候,很抱歉。讓你擔心了,對不起。」

鶴丸聽了他的話,頓了一頓,卻沒有回應三日月的話。

「在病床上躺了那麼多天,對不起。我聽鶯丸說了,我昏迷不醒的那些日子,一直是你在照顧我。但是,鶴,當時那種情況,就算再來一次,我也不會猶豫。」緊握著掃帚的柄,三日月猶疑著,卻還是選擇繼續說下去:「時間溯行軍的劍,離你那麼近,我根本不敢想,如果那一劍落在你身上,會有多痛。身體在反應過來前就衝了出去.......」

「你不敢想,那我呢?你難道都沒有想過我嗎?」鶴丸咬著牙,打斷他,眼裡有霧氣蒸騰,眨了眨眼,鶴丸硬是忍著不讓他掉落:「活了那麼長的歲月,看過那麼多的生死,你知道我怕的是什麼。其他的我都可以不在乎,唯獨這件事,三日月,你真的不懂嗎?你所害怕的那件事,我也怕得要命啊!」

手中的掃帚被丟棄在一旁,三日月向前抱緊了鶴丸,一個勁地道歉。

因為活得很長很長,長的以為能夠看透,卻永遠都看不清的,只有一件事,對他們兩人都是。

「我不會丟下你,我保證。無論什麼時候,我都沒想過要棄你而去。你擔心的事情不會發生,我會好好地活下來。對不起,但是,請相信我。」三日月語無倫次地說著連自己也不知道在說什麼的話。對某人立下的生命保證,那是最愚蠢最愚蠢的誓言。但鶴丸還是哭了,緊緊抓著三日月的衣服,狠狠地哭了。

櫻花緩緩落下,大和守曾經說過,如果誠心地向櫻花樹許願,願望或許就能實現。

這個願望究竟能不能實現,三日月沒有底。只是看著依偎在他懷中,哭得像個孩子一般的戀人,三日月想著無論如何,他都會付出一切,信守這個承諾。


评论
热度(31)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