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Yuri on ice/奧尤]距離

大獎賽頒獎典禮結束,下了頒獎台後,尤里一瞬間便被眾多記者包圍。問他得獎心得的、問之後打算的,各種各樣的問題接踵而至,尤里卻只是不發一語,臉色臭得難看。

雅科夫在旁見狀只好上前一一回應,好容易將記者打發走,卻見尤里頭也不回便往休息室走。

「等等!尤里!」雅科夫皺眉喚了兩聲,卻沒能喚回悶著頭就往前走的選手。

到了休息室門口,尤里一抬頭,就看到奧塔別克揹著冰鞋袋滑著手機在門外等他。愣了一下,才想起抬手跟對方打了聲招呼。

奧塔別克收起手機露出一抹笑,向尤里點了點頭,跟著進了休息室。

「拿了金牌,你現在該高興才對。」看著默默收拾行李的尤里,奧塔別克皺起了眉。

剛才比賽的最後,尤里哭了。奧塔別克以為是一直以來壓力終結的釋放,卻沒想到這樣的情緒延續到了賽後,剛才頒獎的時候尤里也是這個表情。

尤里一直拿著手機的手緊了緊,仍舊扁著嘴不說話。

「怎麼了?」奧塔別克趨前,站到了尤里面前。

尤里抬起頭,剛哭過的眼睛紅紅的,卻像又要哭了似的,緊咬著唇搖了搖頭。沒有拿手機的那隻手抓住了奧塔別克的衣角,像在強忍著些什麼。

奧塔別克看他這樣,也不再說話,就靜靜地待著等他心情平復,卻被突如其來的手機鈴響嚇了一跳。

尤里一看來電顯示迅速接起了電話。因為一直低著頭注意尤里的情況,奧塔別克不小心瞄到了螢幕,貌似是維克托打來的,本著禮儀,他本來要走,衣角卻再次被尤里緊緊抓住。

那通電話的時間很短暫,對面說了些什麼,尤里只是靜靜地聽,末尾輕輕說了句「嗯。」就將電話掛了。

臉上的表情與剛才相比卻是前所未有的釋然。有幾滴淚從尤里臉上滑落,緊接著是低低的啜泣聲,再然後,尤里毫無顧忌的放聲哭了起來。

奧塔別克心一軟,抱住了眼前的人。

他並不知曉其中細節,當然更不明白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奧塔別克只知道這種時候,人最需要的不是安慰的言語,而是一個無聲的擁抱。

尤里也緊緊回抱住他,抓著他的衣服,淚水在他胸口濕了一片。

奧塔別克直到這一刻才真正意識到,不管在外面表現的再堅強,眼前的這個人,都還只是個孩子。

他們之間只差三歲。

三歲這個距離,在未來會慢慢縮小,小得彷彿看不到。但在小孩的世界裡,三歲可以很大很大。

至少現在,奧塔別克希望自己能夠更像大人一點,能夠更加成熟、更加有擔當,這樣才能更好的為尤里擋住一點點悲傷。

他的願望從來沒有改變,他一直想站在尤里身旁。

不是競爭,不是超越,而是陪伴,想成為他最堅強的後盾。

他希望尤里一轉身就能看到自己。他們之間所存在的這個距離,他花了很久很久,才終於走到了他面前。

「尤里,恭喜。」直到這一刻,奧塔別克才說出了祝賀。

恭喜你拿到了金牌,還有更重要的,恭喜實現了願望。

评论
热度(60)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