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刀劍亂舞/鶴一期]朝霧

後面接花丸07的劇情,心血來潮的灑糖灑糖~~

--

鶴丸喜歡看一期一振的笑,在初次見到他時,一期一振也是這樣對他笑著,溫柔的不著邊際。

但那時身為刀,就算存有刀格,意識也還不那麼完整,真正能夠回憶起來當時的情景,是在來到本丸之後。

輾轉多次的過往、被從神社取出的記憶,以及後來成為了皇家御物的經歷都一一浮現。身為刀所應有的使命,本該是斬斷蒼生之間的糾葛。可命運所將他帶往的,卻是一次又一次名為利益的連結。

他痛過,疑惑過,遲疑過,卻最終得出無論如何都只能繼續往前走的結論。

所以不聞,所以不問。如同一期一振決定用溫柔化解悲傷,他相信自己同樣也能用無害的笑容嚇唬大家,完好的隱藏自己的過往。

 

不過果然還是寂寞。

那個真心對他露出笑容的人,始終沒有來。就算櫻花樹上掛滿了來自弟弟們的願望,就算自己也在那其中偷偷添上了一筆,他所期盼的那個人還是沒有來。

用笑容排解孤寂的魔法從來不會在夜晚生效,在每一個對他來說並無差別的夜晚裡,他一次又一次反覆等著那個人的到來。

萬籟俱寂,不過清晨總會來臨。

那天,在朝霧中所看到的,是站在遠處櫻花樹下,和他記憶中並無二致的笑容。

他望著一期一振,沒有說話,只是微笑。

 

靜待黑夜降臨,待一期一振安置好玩累熟睡的弟弟後,鶴丸才拿了瓶清酒邀一期共飲。

今晚的風很涼,在屋頂上看著遠處的櫻花樹,鶴丸還是不禁問:「你記起了多少?」

「這個嘛,」一期偏了偏頭,笑道:「與鶴丸殿相遇後所經歷的一切,分毫不差的全都記得。」

「這樣啊。」鶴丸抿了口酒,寒夜將他輕吐而出的氣息染上了一層薄霧。

「昨天晚上,在那棵櫻花樹下,我看到了弟弟們,還有鶴丸殿寫給我的信箋。我很開心,卻又感到難過。等待著的人,和被等待的人,想早點見到的心情原來都是一樣的。而我只能不斷地自責著,自己為什麼不能早點出現。如朝霧般消散,此即吾生。當時秀吉的話我記得的,只剩這個了,可我掛心之事太多,最終還是無法像他當時那般豁達啊!」

「你掛心的事情裡,有著誰呢?」

「有弟弟們,還有……鶴丸殿這是要明知故問?」一期一振抬眼看他,笑的狡黠。

「也是呢,不問了。」將杯中的清酒含入口中,鶴丸撐著一期的肩膀,緩緩吻了上去,將口中的酒渡給他。

「嚇到了嗎?」鶴丸露出往常惡作劇得逞般的笑容,輕撫一期的頭髮:「這是歡迎儀式,歡迎你來,一期。」

「嗯,嚇到了。」語畢,兩人相視而笑。

 

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一生僅此一把的太刀。也是他鶴丸國永此生,想永遠守護的唯一。

 


评论
热度(11)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