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名偵探柯南/赤安]夜星(上)

寫在前面

劇情接柯南劇場版M20片尾,是個赤井覺得兩人在交往,但安室打死不承認認為兩人只是炮友關係這樣的設定。

 

──

 

無邊的夜色隨著事件落幕緩緩降臨,但即使是在這樣的夜晚,遠方依然能看見幾顆不被雲朵遮掩的星。

受到昨天爆炸事件的影響,這段路上的車流量相較往日不算多。安室慶幸於自己的愛車沒有在昨天的追逐戰中報廢,卻也對自己當時沒有順便撞下某人的車導致了現在這種局面感到不爽。

看了一眼後視鏡,不意外地看見一輛紅色雪弗蘭緊跟在後。安室皺了皺眉,大力將油門踩下。

 

關上電梯門,安室將口袋中的房卡保持成一拿出來便能迅速將門開啟的狀態。趁著在電梯裡那段時間稍稍分析現在的情勢。

剛剛進入地下室的時候並沒有發現那個FBI,大概是被擋在只提供房客進入的地下停車場外了吧。不過他非常非常有可能把車隨便停在一個地方直接進飯店,到平安關上門前都不可不防。

電梯到了12樓,安室拿出身為日本公安和長期在組織臥底所培養出的觀察力與危機探測力,一步一步踏的確實而緩慢。但隨著離房門口越來越近,安室心中的疑問也越來越大。

這不可能。那個人追了他那麼久只是想跟他玩飆車的可能性有多高,想都不用想也知道。那為什麼沒看到人?抱持著疑惑,安室打開了房門,而答案在下一秒無情的揭曉。

「你你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看著正坐在他房間的沙發上,還擅自拿了他擺在桌上的紅茶泡來喝的赤井,安室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先驚訝還是先生氣。

「我把FBI的識別證拿給櫃台,跟他們說這裡可能藏了國際通緝犯,他們二話不說就把房卡給我順便告訴我你住哪間了。」

「什麼國際通緝犯!擅自闖入別人家的你才是罪犯吧!快給我從這裡滾出去!」安室一邊說一邊向前,沒有給人思考餘地的直接一拳揮了過去,卻被閃避著起身的赤井輕鬆躲過。

看了一眼還擺在桌上的紅茶,赤井不動聲色地往左移動,試圖將戰場帶離那塊危險區域。

「你今天分明受了傷吧,動作不要那麼大。」赤井和安室的打鬥中,閃躲的部分總是多過於正面攻擊。

「閉嘴!想讓我休息的話你現在從這裡出去就能辦到了。」

「辦不到呢。」握住了安室揮舞過來的拳頭,將他緊緊扣住,赤井笑的一臉無奈。

安室微微愣了一下,卻在轉瞬間回過神,左手順勢出拳,右腳則往前一掃,企圖藉此絆倒眼前人。豈料赤井接住了那拳,又將身體重心一換,趁機轉了個身將安室兩手都扣在身後,使勁一帶將安室壓在牆上。

「放開我!」掙脫不開,安室一邊不安分地扭動身體,一邊叫囂。

「今晚讓我留下來。」

「想得美!」腿還沒有被控制,安室雙腳一傾斜,整個人故意往旁邊倒下。他以為情急之下赤井必然鬆手,卻沒想到即使自己也被迫跟著倒下,赤井也完全沒打算放開他的手。

兩人雙雙跌在地上,下巴重重嗑到了地面,安室吃痛得嘶了一聲。

聽到安室的聲音,赤井才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趕緊翻過安室的身體,想檢查他到底傷得怎麼樣。

結果一翻過來,安室的腿也跟著往上提,赤井的腹部冷不防受到重擊,痛得悶哼一聲。

安室自己也有點意外,他以為以赤井的反應力應該會躲開,想不到他居然硬生生接下。

「哼,不躲了嗎?」輕視的笑了一聲,安室看著赤井的眼神滿是嘲諷。

「嗯,不躲了,一輩子都不躲了。」安室不懂赤井為什麼總是能對他笑得這麼溫柔,直到吻落下,雙唇相貼的那刻,安室才忿忿在心裡埋怨,不能相信這個男人的話,要不是自己堅信赤井沒死,這男人說不定打算就這樣詐死,躲他一輩子。

即使如此,安室還是伸出了手,勾著赤井的脖頸加深這個吻。舌頭探進了赤井口中,安室試圖在這個吻中奪得主導權,勾著赤井的舌吻的熱切,急切的探尋赤井口腔內的敏感點。

赤井微微睜眼,看著懷裡就連接吻都能吻得比誰的虔誠,比誰都認真的男人。

他喜歡看安室的這種表情,這個不論做什麼事,都會認認真真的花下心思去做,試圖把每件事都做的完美的人;這個自傲,卻同時比誰都善良的人。

自己沒有任何理由,能夠不愛這個人。

嘴唇陡然一痛,赤井皺了一下眉,發現是安室咬了自己,安室咬得很大力,傷口滲出一點血,赤井抬頭,太陽穴突然感到一片涼。

安室不知道什麼時候從自己口袋中掏出了隨身攜帶的手槍,現在那把槍正安安穩穩地抵在自己的額頭上。

「你以為你在跟誰接吻?居然還有時間分心想其他事?」

「我在想你。」

「少騙人了!」安室又想往赤井身上踹,這次卻被赤井提前察覺,腳在還沒抬起前就被壓制住。

赤井絲毫沒有理會額頭上架著的那把槍,而是往下再度吻住了安室。安室被赤井的動作嚇了一跳,驚訝地睜大眼睛,趕緊拋開了手中拿著的槍,兩手奮力一推將赤井推離自己身上。

「你瘋了嗎?這樣有多危險你知道嗎!」

分明拿著危險物品的人不是他啊,為什麼自己要被罵啊……赤井無奈地嘆了口氣:「我相信你不會開槍。」

「……你還是去死好了」被男人這麼篤定地這樣說,安室很不爽。

「如果我死了,能換來你的長命百歲,那我很樂意現在就去死。」

「……」安室看著赤井,伸出右手無聲地對他比了個中指。

赤井看到安室的手勢,不知道為什麼笑了,還笑得很開心。他握住安室的手,將中指壓下。扳出他的食指和拇指,做成一把槍的手勢,而後將安室的食指抵在了自己的心口上:「如果你不能答應我這點,我就不能隨隨便便地死去。我的死法只會有兩種,一種是由你親手殺了我;另一種是,當有人想把你帶往死神面前時,擋在你前面,讓死神先帶我走。」

心臟平穩律動的聲音伴隨著話語,透過指尖,傳進了安室心裡。他們的四周總是充斥著太多的死亡,對他而言,心臟跳動的頻率確實是最能夠令他感到安心的聲音。

縮回被赤井握著的手,安室看著赤井,誘惑地揚起嘴角:「喂,FBI,要做嗎?」


评论(8)
热度(41)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