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東離劍遊紀/蔑衡]而被你注視著的,那份溫柔03

「哥哥,哥哥!」聽到叫喚,丹衡從神遊中清醒,像是受到了驚嚇般猛然抬頭。

看著從晚飯開始便一直心不在焉的哥哥,丹翡臉上的擔憂顯而易見:「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丹衡搖了搖頭,勉強地笑了笑:「我沒事,大概是昨天打工太累了吧,休息一下就好,不用擔心。我吃飽了,先去房裡了。」

「噢……。」丹翡點點頭,看著起身往自己房裡走去的丹衡,卻還是覺得今天的哥哥貌似有哪裡不太對。

 

『成為我的人吧,丹衡。』

明天晚上要和家教的學生上課,丹衡原先想回房裡好好看過一遍要教的課程,都坐在桌前翻開課本了,卻總是不由自主想起蔑天骸說的那些話。

「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啊……」像整個人洩了氣般地趴在了桌上,丹衡喃喃著。

驚訝的事情太多,最初的詫異過後,最先想到的還是蔑天骸居然會對男人感興趣這件事。

關於玄鬼宗宗主潔身自好不玩女人的傳言很多,一般的猜想不是不想因為女人被其他人抓住軟肋受人威脅,便是受到宗主喜愛的女人被組織藏了起來,因為是黑道的關係,外界自然不容易打聽到。

所以其實是對女人沒興趣嗎……不過光就那件事,也很難判定,說不定是覺得是男是女都無所謂呢?不對不對,所以說,到底為什麼對象是我啊,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哪……

丹衡用力搖了搖頭,想把腦中那些胡思亂想甩掉,卻發現思緒根本不受自己控制。

比起被陌生男人提出讓自己委身人下這樣的要求而感到羞辱,他想要更深刻了解那個男人的慾望遠遠超出覺得被汙辱的情緒。

能和他更靠近的理由是什麼都好,那些附加條件就算沒有也無所謂,丹衡發現被那雙眼眸望著的時候,他的腦海裡根本容不下其他東西。

不過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是無法被容忍的。就算生活困苦,那樣的要求也絕不能答應,這是身為丹氏的當家,所必須恪守的。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手機鈴聲突兀的在寂靜的房內響起,丹衡趕緊拿起手機,卻發現來電顯示是沒有看過的號碼。

「喂?你好。」平常並不太會有不認識的人打過來,丹衡一時也猜不出對方會是誰。

「看樣子沒有打錯呢。」充滿磁性的聲音帶著笑,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蔑天骸?」丹衡愣了一下,卻是馬上聽出了是誰的聲音,眉頭微微皺起,慌忙起身檢查了房間四周,確認屋外沒人後才開口:「你怎麼會有我的電話?」

「這並不難,不是嗎?」聽到蔑天骸的回答,丹衡被堵得一時說不上話。以蔑天衡的身分,要查到這些確實不算什麼難事。

強迫自己冷靜,丹衡繼續問道:「那請問,有什麼事嗎?」

「只是想來問你,考慮的怎麼樣了。」一句話說出口,又是狠狠噎了丹衡一把。

「你不是說尊重我的選擇嗎!」

「我是說過,但這和我的問題並不衝突。我這個人一向沒什麼耐心,所以希望你能盡快給我答覆。」

丹衡不語,想要問的東西太多,內心滿是糾結,卻發現自己一件也說不出口。

一時間兩人靜默無語,空氣中凝結著一絲尷尬,最終還是蔑天骸打破了沉默:「想問什麼就問吧,別不說話,我會回答的。」

丹衡聽後咬了咬牙,帶著不安緩緩開口:「蔑天骸你……喜歡男人嗎?」

「男人嗎,是呢。」電話那頭又是一陣笑,丹衡不明白這樣的對話有什麼好笑,卻隱約感覺到對方的開心,「比起女人,男人對我來說似乎更有魅力。這樣的回答,你滿意嗎?」

最後那句不必要吧!丹衡皺起眉頭,不打算回答蔑天骸的問題:「那,我們今天真的是第一次見面嗎?」

「我不記得曾經在哪裡見過你。」

「但是,你知道我休學的事,也知道丹翡要讀大學,還有我們家的狀況,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吧。」

「我剛才也說過了,要知道這些並不難。何況我今天是打算來談交易的,自然要準備些籌碼。」

「你說交易是指……要包養我這件事,還是天刑劍?」丹衡並沒有發現,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聲音不穩,拿著手機的手也克制不住地顫抖。

「都是,雖然我今天這麼說了,但我也沒有放棄天刑劍的打算,你要是改變了想法,隨時歡迎來找我。當然,你的事也是,雖說是臨時起意,但我確實對你很感興趣。」

貌似不知害羞為何物似的,那個男人總是坦率令人害怕。丹衡雖然在心裡默默吐槽著,這種話不該對只見過一次面的人說吧,耳邊卻仍舊不由自主地一陣發熱。

「可是,我辦不到,對不起。但是,以那種形式,無論如何都是不行的。」

「因為身為丹家的家長嗎,像這種大家族,稜角還真是多呢!」蔑天骸不以為意地冷冷笑著:「就說是工作吧,對你那疼愛的妹妹或是其他你在乎的人那樣說就好。你也別想太多,我也不過是生活過得太無趣,想找個人陪在身邊罷了。

更何況,難道你對我就一點興趣都沒有嗎?丹衡。」

語尾那句話太過直白,太過露骨,丹衡刻意藏起的心思在這一刻彷彿直接暴露在了那人眼前般,毫無遮掩。透過磁性嗓音所傳達出的言語如同媚人的毒藥,直接穿進腦門,麻痺了神經,一瞬間便能讓人喪失所有言語的能力。丹衡張了張嘴,卻說不出一句話。

沒有聽到丹衡的回答,蔑天骸貌似一點也不介意,仍舊輕輕笑著,彷若所有舉動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般游刃有餘。電話被掛斷前,丹衡最後聽到的,是蔑天骸帶笑的一句:

 

「我很期待你的到來。」

 

 


评论
热度(10)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