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東離劍遊紀/鴉殺]你的名字(上)

*東離劍遊紀鴉殺現代AU

*而被你所注視著的,那份溫柔副線劇情

*注視溫柔裡兩人皆尚未出現,但配合第九集等不及的先寫了番外

*因為是番外所以不會太長

*無生很可愛

*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請往下↓


 ----

 

看著手中身分證,凜雪鴉想起了初見他那年,神思恍然。

 

**

 

酒吧裡觥籌交錯,人群熙來攘往隨著音樂擺動。

凜雪鴉在吧檯裡調了杯酒,看了看四周,不動聲色的把酒遞給了用黑色連身帽遮住了臉部,坐在吧檯角落裡的男人。

Aunt Roberta*,承載於杯中的酒紅如同鮮血般奪人眼目,令人迷醉。

「你送錯了,我沒有點酒。」男人開了口,像是不悅於突然被人打擾了清閒般皺起眉頭。

「這是我請你的,客人。」凜雪鴉解釋,帶著不明所以的笑。

「你在暗示什麼?」男人挑眉,輕輕哼了一聲,一臉不屑。

「哎呀,怎麼會呢~只是想提醒客人,這裡是有黑道管轄的,要是死了人會很麻煩,還請您千萬不要在這裡動手哦,鳴鳳決殺。」凜雪鴉雙手撐在吧檯上,靠近男人耳邊輕聲道。

被稱作鳴鳳決殺的男人聽聞此,給了凜雪鴉一記眼刀。身體彷若在那一眼之間被定格,死亡的恐懼瞬間襲上心口。凜雪鴉愣了愣,卻是眨了眨眼後若無其事般將身子拉遠眼前人。

「你嫌活得太久?」從男人嘴裡傳出的聲音生硬而冷漠,透著噬人的冰涼。

「嘛~不知道呢。」凜雪鴉答的漫不經心。心裡卻不禁冒出了像這樣的一個人,合該如火般熱烈,究竟該用怎樣的方法,才能好好地將他摀熱這樣破格又荒誕的想法。

想讓他生氣,想看他因為慍怒而通紅的臉龐,凜雪鴉不由自主地再次開口:「不知道的還有到現在我也想不透門口的警衛是怎麼放你進來的,看客人的樣子貌似未成年啊。」

當然是隨口胡謅的,凜雪鴉聽過鳴鳳決殺的名號,知道這個在業內號稱從未失手過的有名殺手。在事前也有人向他放出關於這位殺手今天會出現於此的消息,但對於他的容貌年紀以至於其他,在這之前他可一點也不知曉。

鳴鳳決殺聽了他的話倒沒有說什麼,大約是不想多生事,直接從懷裡掏出身分證丟了過去。凜雪鴉接住,看著上面確實和本人一致的相片,再看了看上頭過於普通的名字。

「這是假的吧?」

鳴鳳決殺眼神有些飄移,沒有回答。凜雪鴉看著他,心中已有了定論。

「雖然是假的,但沒有這個多少還是會對你造成一點困擾吧!要不我們談個交易,」凜雪鴉指了指另一頭在座位區抽著菸,微醺的中年男人:「你要是不在我店裡殺了那個人,等你下次來我就還你。」

鳴鳳決殺瞪著眼前那個完全不怕他,還語帶挑釁的男人。男人既然知曉他的身分,就必然也知道他要殺他簡直輕而易舉,卻不知為何男人偏要往槍口撞,刻意挑拌自己:「知道我的名號,還知道我的任務,你到底是誰?」

「哎呀,我不過就是個小小的酒吧老闆而已,」凜雪鴉聳聳肩:「其他事都是用猜的呢!你看嘛,明明在要盡情展現自己魅力的場合,卻全身裹的死緊,還偏要穿著毫無特色的黑色連身帽,那是因為你的髮色很相當引人注目吧!業內盛傳關於鳴鳳決殺的消息參差,但共通點都是有著一頭紫紅交錯的長髮。加上我確實知道你今天會來,這樣一比對,鳴鳳決殺是哪位倒是不難猜。既然你是殺手,那從進來開始就一直觀察著的那個中年男人,想必就是你今晚的任務對象了吧!」

鳴鳳決殺沉默著,心裡盤算著應該要殺了他呢還是殺了他呢,卻看到凜雪鴉舉起雙手,一臉投降的無辜姿態。

藏在連身帽內的配劍最終沒有出鞘,鳴鳳決殺哼了聲,頭也不回的起身而去。

凜雪鴉拿起桌上那杯碰也沒碰過的Aunt Roberta,輕輕啜了一口。

 

 

隔天,鳴鳳決殺再次出現在凜雪鴉的酒吧內。

「任務完成了?」凜雪鴉看著裝扮輕便的男人,猜測對方今晚大概沒有任務。

「這不是你該問的。」

「看樣子是完成了呢!」凜雪鴉笑著,對男人冷漠的態度毫不在意。

鳴鳳決殺不理他,朝他伸出手。

「怎麼了?」凜雪鴉眨了眨眼,一臉不解。

「身分證,你說過會還我。」

「唉呀,那個呀~可以啊,不過你先給我看看你真正的身分證吧!」

鳴鳳決殺沉默,想了兩秒,還是乖乖把身分證丟了出去。

凜雪鴉接過看了看,默默把他放進了懷裡。

「喂,你!」

「說好了要看真的啊!」凜雪鴉一手撐著下巴,歪著頭看殺無生:「你這樣我很困擾呢~不清楚你的名字跟年齡的話,被警察臨檢了我會很麻煩呢!所以啊,這些我就先沒收囉!」

歪理。鳴鳳決殺皺眉,到底該不該殺他的念頭又在腦中盤旋,思考過後卻發現自己現在並沒有殺他的打算而作罷。

總有一天要讓這個男人死在自己刀下,他在心裡默默想著。



--

註1:據說 Aunt Roberta是19世紀末阿拉巴馬一個奴隸主的女兒,後來做起了自製gin生意。他的客人大多是流浪漢,有傳言在兩年內他的34名流浪漢克人都在買了他的酒之後死亡。而Aunt Roberta 同時也是著名失身酒。無生問的那句話含意有兩層,當然結果是被凜雪鴉若無其事帶過。


评论(5)
热度(7)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