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東離劍遊紀/蔑衡]而被你所注視著的,那份溫柔01

*東離劍遊紀蔑衡現代AU,地點大約在日本,不過作者寫法頗不日系所以也可以看成現代架空

*黑道總裁X落魄富家子弟設定

*依劇情需求會加入原創人物

*腦洞很大,篇幅頗長,坑的機率不小,會努力填坑,如果真的寫不下去也會告知

*就是、掙扎許久確定坑了,目前更的五回不會刪會繼續放在這裡,但應該不會有後續了,感謝留言的各位與真的很抱歉等待的大家QQ.                  2017/8/12

*以上,如果都可接受請往下↓

----

「大家辛苦了,先走了。」換下了拉麵店的制服,丹衡輕輕吐了一口氣,而後微笑著一一向店裡的員工打了招呼,才從後門離開。

坐上停在後門口的自行車,丹衡看了下時間,十一點。今天客人太多,貌似收拾得有些晚了,雖然疲累地希望能馬上回到家,但有個地方實在不得不去。

上個月的工資已經打進來了,加上家裡之前存的餘錢,湊合著明天應該夠用。

這麼盤算著,丹衡騎著車往最近的提款機前進。

自行車被停在了離提款機不遠的某處,丹衡走向提款機,輸入密碼,靜靜地完成提款手續。只是看著領完錢後提款機上的數字,丹衡還是不免苦笑,依照這速度,實在不知要何時才能將債還清,又是要到何時,才能多多少少存上一點錢。

不過說到底,多想這些亦是無用,日子還是得過下去。

丹衡想起了在家中等他的妹妹,想起了就算窮困依舊不離不棄侍奉著他家的僕役,他小心翼翼的將手上的錢收起,嘴角不禁露出了一抹淺淺的笑。

 

第二天一早,家中的門便被敲響了,丹衡打開門,看到的是意料之中的那人。

丹衡點了點頭,將那人領進了屋內。

「這裡還是一如既往的破敗啊。」殘凶環顧四周,看著偌大的宅院不住調侃。若是能妥善修建定能成就一番景致,而它多年以前確實曾有過那般榮景,只是現如今倒是變得主人一般潦倒。

丹衡聽了殘凶一番話,沒有發表意見,仍舊笑著將他請進了內室。

「這是這個月的部分。」坐定後,丹衡先讓丹翡上了茶,才將紙袋從和服袖口掏出,往前遞上。

「其實你不需要每次都特地招待我,我就是來這裡討債的,你應該也不太想一直看到我吧。」殘凶沒有碰眼前的茶,只將紙袋接過後清點,數目確認完畢便起了身,沒有打算多做停留。

「就算是這樣,也是客人。」丹衡看到殘凶起來,也跟著起身:「當初欠下債務的是我們,還錢是天經地義。你們收的利息已經比外面少得太多太多,還不限制我們償還時間,關於這件事其實我一直都很感謝。」

「哼,訂下這規則的不是我,是我們老大,你要真感謝,就快把錢還完吧。」殘凶看了丹衡一眼,覺得這人與一般債務人的表現實在不同,不免讓他膈應。

 

回了事務所後,獵魅一看見殘凶便迎面跑來,嚇得殘凶趕緊往旁閃去,皺眉啐道:「妳幹什麼!」

「去哪了去那麼久!剛剛宗主找你,快過去。」獵魅倒一點不怕殘凶氣勢,插著腰橫眉豎目。

殘凶一聽是宗主找他,雖是不滿獵魅的態度,卻也收起罵罵咧咧的態度,沒再說話。

「宗主找我?」敲了辦公室的門,得到許可後,殘凶一邊推開門一邊問道。

「剛剛去丹氏那裡了?」說話的是坐在辦公桌後的男人,掌握全國最大黑道組織,玄鬼宗的宗主,蔑天骸。此刻他低眉斂目,手裡正翻閱著幾份不知名的文件。

「是的。」殘凶走到了蔑天骸桌前站直。

「收款收得怎麼樣了?」

「這個月的份也交齊了,只是……」殘凶略為猶豫了下,還是決定說出口:「依照著速度,他們要還清還要很久啊,宗主你看,是不是該提高點金額?」

「再提高他們就交不出來了,那家的經濟狀況你也查過了不是?」蔑天骸看著殘凶,嘴角的笑意不明,「不過提高金額倒是不錯,要是他們還不了錢,勢必得要賣點什麼……」

「宗主覺得他們家還有些值錢的沒拿出來?可那裡我去過很多次,除了有個大得不像話又賣不掉的祖宅,看起來實在也不像還有什麼值錢的了,難道宗主是看上了那房子?」

「據說那丹氏宗祠裡,放了把祖傳的劍。」

「劍?」殘凶皺眉,這事他倒是聽都沒聽過。

「嗯,天刑劍。」蔑天骸點頭:「相傳是戰國時丹氏祖先守疆衛國後留下的,現今也留了些資料下來,關於那劍的來歷應該不假,只是不知劍是否還在他們兄妹手裡。

安排個時間吧,我要親自去會會那丹氏兄妹。」

评论(3)
热度(18)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