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東離劍遊紀/鴉殺]珍視之物3(完)

「還是那副樣子,好像能把別人的結局都看透了似的。」

 

「看不透呢,就因為看不透,才是人生啊!」

 

**

 

『若想從天真的護印師手中奪得此劍,便集合來此。』承載七人的船隻緩緩啟航,殺無生最後看了眼從廉耆手中奪得的書信,往前遞到了燭台前,將之消融於點亮漆黑夜色的火光中。

七人同舟,其心各異,又有誰能真正看出誰的真心呢?

 

「這麼晚了不睡覺,在做什麼呢?」殺無生一轉過頭,就看到抽著菸輕輕吐息的凜雪鴉毫無顧忌地走入他房裡。

「在想著掠風竊塵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在護印師身旁寫下那封信的?」看著瑩瑩燭光,殺無生語氣近似嘲諷。

凜雪鴉走近殺無生,輕輕撫摸著他的頭髮,笑的狡詐:「那汝覺得,吾是什麼心思?」

「無非是想耍些卑鄙陰險的手段罷了吧,大騙子。」殺無生刻意放緩了語速,一字一句像要紮進人心裡。

「是嗎。」凜雪鴉又湊近,見人沒有抵抗,大著膽子趨前偷了一吻,眼前的殺無生卻睜著眼動也不動,凜雪鴉不由有些意外:「不打算反抗嗎?這可不像汝。」

「不呢,吾想更清楚地記著汝現在這張從容的臉。這樣,當它被死亡的陰影壟罩而變得扭曲之時,吾才能好好回味汝現在的神情,再來狠狠的嘲笑汝一番。」殺無生主動靠上,撫著凜雪鴉的臉笑的一臉興奮。

「真是危險。越漂亮的事物果然越是碰不得呢!就如同這火光一般,不小心碰到了,只會換來萬劫不復。不過就算危險,吾還是很願意在心上放入汝這一盞光明。」

調情,男人說出的話語總是帶著漫不經心的調情,令人分不清真假。殺無生皺著眉,一臉不屑:「說什麼呢,汝的心可是黑的深不見底啊。」

如果不是那樣的黑暗,當那一絲光線從縫隙裡透出,這男人隱藏在黑暗中的情緒早該無所遁形,又怎能讓他時時刻刻安然無恙地戴著面具。

「因為並不想讓你看見啊……」凜雪鴉喃喃,因為會讓他感到恐懼的,從來不是對於自己生命的逝去。

低下頭,看到的是殺無生充滿著愛意與恨意交雜的眼神,這個人和自己不同,貫徹自身所堅持的正道,無所畏懼、無所遮掩。就是因為太過不同,不懂取捨,不懂將就,才讓人難以放下。

殺無生所想要的東西,他分明已經給他了,奈何自己素行不良,無法取信於人,才落得如今這般境地。躲了一年,該面對的終究是避無可避。

凜雪鴉神色不變,摟緊了殺無生,將唇覆上這人的唇瓣。殺無生頓了兩秒,沒有推拒,反倒是將一手攀上了凜雪鴉頸項,主動加深這個吻,另一手則不安分地企圖褪下凜雪鴉的外袍。

滿室燭光曖曖,夜色綿長。

不意外了,凜雪鴉想。所謂忠於本心是,不逃避自己想殺他的心,也不逃避自己愛著他的心。殺無生自然不可能向他坦白,卻也不會因此違背自己想和他親近的意願。

只是無生啊,能否請你,別讓我預見你的結局。

 

**

 

七人聚首的騙局啊……看著眼前眾叛親離的景象,殺無生不免想起那晚種種。在那個男人面前,若無法看清藏於其中的陰謀算計,那無論如何只能吃上大虧。

這場戲演得太過可笑,可笑的當他看到丹翡的眼淚,實在無法克制地想,若是男人聽到了女孩近乎心碎的哭泣聲,又會露出何種神情?

只怕仍是那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吧,就如同當年,那個男人對他所做的那樣。

在遇上男人之前,他的人生裡並沒有這些欺瞞。追尋劍道、追尋比自己更強勁的對手,殺無生以為他的世界,僅僅於此而已。

若不是凜雪鴉的出現,他也不會失去他最引以為傲、比生命還重要的東西。既然一切的起源皆是他,他們之間的孽緣,也只能由他親手斬斷。

 

 

所以闖入七罪塔中,排除一切阻礙他的障礙。雖然這些並不在計畫之內,但當殺無生清楚意識到這是能奪取那男人性命的絕佳時機時,擋在眼前的一切就顯得不為重要了。

只是當他來到凜雪鴉面前,殺無生卻覺得自己第一次難以看清這個男人的表情。

從自己進入七罪塔開始,凜雪鴉的神情作態就和平時不同。嘴裡說著承諾無效的挑拌話語,刻意的誇大其辭,刻意的激怒人,彷彿想藉此讓自己的視線完全擺在他身上般。

不過其實稍微一想便能明白了,殺無生輕輕一笑,將劍鋒轉向蔑天骸。他想起一年前凜雪鴉的那句不想他受傷,想起凜雪鴉躲了一年的舉動,在河岸看到蔑天骸的那刻,殺無生其實就明白了。

明白凜雪鴉所擔心的是什麼。

預知自己到這地步,殺無生直到此刻仍然覺得這個男人厲害的可怕。但他也不打算退讓。

總然明白毫無勝算,也要實際敗過一回,這才是屬於殺無生的劍道。

蔑天骸拔劍的那刻,所有的動作都已在腦中事先預想到,但當劍與劍真真切切的碰撞,發出震天聲響,橫掃世間萬物之時,殺無生仍舊感受到了從全身傳來的騷動戰慄、感受到血液裡滾動的沸騰。

九招。

當蔑天骸的劍刺向他胸口,殺無生看了凜雪鴉一眼。在那一刻,他在凜雪鴉的眼中看到了恐懼,那個他最想在男人臉上看到的表情。

殺無生低下頭,淺淺的笑了。

凜雪鴉,這次我信你了。只是看來汝說的那盞,照亮你心的火光,才剛發揮一點作用,就要熄滅了呢!

忍著劇痛,踩著逐漸虛浮的步伐,殺無生慢慢走向凜雪鴉。

他看著凜雪鴉,笑得滿足而幸福:「你逃不掉的,黃泉路上,我等你。」

凜雪鴉表情微動,臉上再無一絲笑容:「嗯,後會有期。」這是凜雪鴉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回應他。

黃泉苦寒,一個人太冷,也太寂寞。你且先等著,等我過去找你。

這次,我們一起走。

 

 

「覺得可惜嗎?這個對手。」看著右手緊緊攬著殺無生的掠風竊塵,蔑天骸頗感意外,臉上卻不顯山露水。

只一瞬間,凜雪鴉便收回了過於外放的情緒,復如往常般深不可測地笑著:「不可惜呢,」看著懷裡抱著的,神情安詳的仿若只是睡著般的人:「遇上比自己強勁的對手,命絕於此,也算償他宿願吧!」

更何況,我們已經約好了啊,現在不過是短暫分別罷了,最終吾會追過去的。


畢竟你可是此生,吾最珍視的寶物呢!

 

 

 

 

评论(4)
热度(17)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