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東離劍遊紀/鴉殺]珍視之物1

「我愛你。」眼前一頭如瀑長髮,身著華服的男子靠在牆上,嘴裡噙著菸斗,一派輕鬆地笑著。

「鬼才信你。」殺無生緊皺著眉,一刻不離緊盯凜雪鴉,手裡劍尖直指眼前人。

凜雪鴉不畏眼前利劍,緩步靠近。而後用菸斗往內使力一推,劍鋒立時架在了脖子上。殺無生意想不得他突出此舉,竟顯得有些無措。

「你若細想便知,吾緣何執意與你糾纏不清,又何以如此執著於你。若汝不信亦可,斬之、殺之便是,實無須再聽吾多言。」凜雪鴉仍舊是那副輕鬆樣貌,彷若生死之事與他亦無關,看得殺無生一楞,轉眼卻是悶笑出聲,倏然將劍放下。

「哼,汝奪走我所珍視之物,斷不可讓汝如此好死。」

「別說得如此不近情理,當晚之事,分明你情我願,何來一絲強迫?」凜雪鴉再次靠近,攔腰一伸,將殺無生整個人帶往懷裡。

風吹葉落,兩人衣袂交疊,翩翩起舞。

殺無生狠狠瞪著他,眼中光亮仿能直接殺人般咬牙切齒道:「那晚若非與你共飲過度,又何來之後那些破事。」

「酒裡可沒添一點迷藥,我也不曾用術迷惑你。」

對我來說,你就是那迷人心智的藥。這話殺無生說不出口。

當晚之事仿若把柄般被眼前之人緊抓在手,那些他否認的話語如今在此人面前都如同笑話般可笑至極,但要他坦白承認自己的心思,卻又是絕無可能之事。

「好了,我今天不是來說這些的,是來跟你道別的。」凜雪鴉在殺無生額間輕輕一吻,笑得溫柔。

「你說什麼!」殺無生聽聞瞪大雙眼,一臉不可置信。

「有要事要辦,但吾不想讓你牽扯其中。」

「你在擔心什麼?怕我礙你的事?」殺無生冷笑,一抹輕視自眼中流出。

 

「非也,吾擔心你受傷。」

 

那聲音如同鐘響,撞進了殺無生心內某處,迴音盪在了心尖,不住顫抖。

聞言,殺無生克制不住,奮力將眼前之人推離:「可笑至極,吾又何需你的擔憂。」

「你是不需……」被推開的凜雪鴉眼裡還是顯而易見的溫柔,又是一笑:「等我回來,無生。」

說罷,一陣白霧突起,等濃霧退散,凜雪鴉早已不見蹤影。

被留下的殺無生握緊手中劍,嘴唇被咬得煞白,喃喃唸著:

「誰要等你,汝奪走之物,我自當親自去取。」

 

不能讓汝好死,吾亦不願讓汝安生。

汝所奪去之心,就讓吾親手殺了汝,將之取回。


评论
热度(14)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