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排球少年/及岩]光

及川徹在他心中,一直是他的光。

岩泉一一直以來都是這麼想的。不只是在青葉城西,更在他的生命裡。

只是他很清楚,及川和他所處的世界並不一樣。那個人有一定的才能,加之比常人多上千百倍的努力。

在他們和白鳥澤為數不多卻重要的幾場比賽中,牛島總是一臉惋惜於及川的選擇。那些對話總是讓及川生氣,岩泉有時候卻覺得,或許真是如此。

及川並不該待在這裡。


他努力變得更強,變得足夠跟那個人站在相同的位置,他相信那個人所領導的青葉城西,相信團隊,卻無法相信自己,難免自卑。

這樣矛盾的想法他並沒有和任何人說,大約也無法和誰說。

並不是一起長大就能一直待在相同的位置,就算出發點一樣,最終所能成長的高度卻不盡相同。

及川徹一直是他觸摸不到的存在。


每當及川笑著對他說,小岩,我超喜歡你的時候,他總是毫不猶豫地打他。

及川沒有生氣,捧著心故作悲傷地說小岩你好過分,然後又回復成往常那樣。

但是那樣就好,因為及川是個溫柔的人。及川對他的心思看出多少,在每次笑鬧之後對他的表情理解了多少,岩泉並不真的明白。但他相信及川,相信及川總是知道分寸,相信及川不會戳破他。


岩泉不知道在那張笑臉下說出的話語有多少是真的,不過那些並不重要。是真也好,是假也罷,維持現狀然後在將來的某一天來臨時,沒有牽掛的分道揚鑣,對他們兩人來說都是最好的選擇。



春高結束的那天,岩泉哭了。

是懊悔、是不甘,還有一種突然感受到一切都結束的悵然。

但是及川沒有哭,他沒有說話,大力拍了一下他的背,然後列隊。

像個有擔當的主將,像就算失敗還是能託付一切希望的隊長。

像那個一直在他心中保持形象不曾改變的那個人。



可是那一天,及川在放學後叫住他,跟他說有話想說。

岩泉一路喃喃有什麼話在教室外就能說了搞得這麼神秘幹嘛。及川只是笑笑沒有回話。

及川把他帶到天台上,卻還是沒有說話。

後來岩泉不耐煩,轉身想走。及川卻拉住了他:「小岩......」

只一句話,岩泉突然就懂了。懂得及川接下來想說的,懂得那些及川曾經當玩笑說出口,卻再真實不過的情感。

「你不要說話,不准說!」岩泉瞪著他,臉有些紅,毫不猶豫甩開及川的手,倉促下樓。


後來及川打了電話給他,岩泉沒有接。

再晚一點,他聽了及川的語音,

及川對他說,小岩,對不起。如果造成你的困擾,就當作沒有今天這件事吧,抱歉。

語氣裡的低落清晰可見,岩泉不敢再聽,匆匆掛掉語音。

他還是逃了。他以為及川夠聰明,也一直以為他和及川保有相似的默契。所以他從沒想過事情發生時該如何應對。最終只能選擇逃跑。



隔天岩泉還是去了學校,卻碰巧在校門遇到他現在最不想見到的那個人。

「嗨~小岩~」及川舉起手,毫不在意似地笑著向他打招呼。

岩泉突然就覺得心臟有點痛。

就當做沒有那件事吧。

岩泉舉起手,朝著及川微微一笑。


- - - - - - - - - - - - 


因為小夥伴在寫這對我覺得很帶感莫名其妙也來寫了~寫起來更帶感這對簡直就是披著搞笑向外衣的虐戀向啊!!

评论
热度(18)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