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琅琊榜/靖蘇]陶瓷玻璃

內個,太久沒發文來刷個存在感,跟小夥伴聊天的腦洞產物,ooc注意,我覺得就是因為一天到晚寫這些東西才會趕不出正文XD拜託看完不要打我


防雷空多格一點好了


- - - - - - - - - - -



春宵一刻,蕭景琰當時覺得千金難換,可現下卻覺得,人難免狂妄難免任性,卻終該知道適度。


御醫已經在寢宮待了整整一刻,卻遲遲不肯說上一句話。所謂度日如年,蕭景琰今日算是深刻體會到了。

「御醫,怎麼樣了?」終是耐不住,蕭景琰還是問了。

「呃...這個......陛下......」御醫跪在帝王身前,他在宮裡待了三十年,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這時卻是斟酌再三依舊不知如何開口。

「但說無妨,朕保證,不會治罪於你。」蕭景琰盡量和顏悅色,可任誰都能看出他的焦躁。

「……敢問陛下,此傷從何而來?」

這話問的直接,讓蕭景琰臉上青一陣白一陣。


當時他和梅長蘇玩呢,玩著玩著兩人身上漸漸沒了衣著束縛,才想著要將人帶到床上,卻不料剛轉身便碰著了台上瓷瓶,他為護梅長蘇傾身便是一擋。好在瓷瓶撞擊力道不大,跌落地上雖是碎了,碎屑卻不多。梅長蘇沒受傷,他身上雖有些傷口,卻大多無礙。那些傷皆是細小難辨,蕭景琰當時只覺得全身多處刺癢難耐,沒多加注意,只草草喚了御醫擦了傷口便算揭過。

「是那晚瓷瓶劃破的。」蕭景琰面色不善,一字一頓。

那御醫不敢答話,現下專注捧著聖上龍根,閉眼咬了咬牙,終於下定決心:「陛下,這傷若是當時,擦個藥也就沒事了。可壞在沒及時發現,這傷便擴大了,怕是......得縫上幾針才行。」


於是當梅長蘇聽得帝王有礙,正臥病在床的消息而急急趕來時,看到的便是蕭景琰躺在床上,而太后正坐在一旁輕輕斥責蕭景琰凡事皆須有度。再往旁看,是蕭景琰臉上一臉尷尬未消的神色。



评论(4)
热度(8)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