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琅琊榜/靖蘇]後來的一些事

金陵的新帝登基後,比之從前雖依舊兢兢業業,臉上的笑容卻增加了,最近更是時常讓人有種春風滿面之感。

宮裡聽聞從大渝一戰後便消失無蹤的蘇先生回來了,帝王封了客卿,還給了自由出入宮中的令牌,金銀珠寶一樣沒送,其他該有的禮遇不該有的特權卻是一樣不少。

從前被眾皇子殷勤拜訪的幾要踏平門檻,權傾一時的蘇宅從往日的清冷中逐漸找回了從前的風采。

而自從蘇宅主人回來後,除了照常伺候的江左盟中人外,身旁還時常跟著一個人。

那人的身份盟裡眾人自然心知肚明,外頭卻看不明瞭了。

只知這蘇宅主人如何承蒙聖寵,出入宮中必常備轎輦。為了配合蘇宅主人體弱的身軀,裡頭更是終年常熱。那轎輦過宮門而不止,直接便可駛入養居殿。

眾人只道皇帝勤勉,下了朝仍醉心朝政,時刻與謀士商量討論。卻不知梅長蘇此番回來,心境比之從前已大有不同。政治到底是蕭景琰的事,他從前答應過先帝不干朝政,往後倒也真沒再碰過。

若得梅長蘇的助益,蕭景琰於政事上必然大有所長。但他本也非愚鈍之人,雖不若梅長蘇聰慧,兢兢業業倒也能成就一方霸業。

何況梅長蘇若真碰了政事,想必又是一番勞心勞力煞費苦心,養了多年好不容易見好的身體怕是又要受一番折騰。兩方相一比較,蕭景琰自然樂得梅長蘇撒手一放徒得悠閒。

此時的蕭景琰坐在龍椅上,一刻不停地專心翻閱著奏折。

而梅長蘇正半臥在側邊那張帝王最愛的長榻上,一手捧著書,一手揀著宮人剝好的橘子瓣吃。

只是才吃了沒幾口,正待要再揀一瓣來放入口中,卻發現盤裡已空無一物。

「景琰,橘子沒了。」梅長蘇頭也不抬地喚道。

「那就換點別的點心吃吧。」蕭景琰回了他,復又抬筆批了幾個字。

「我想吃橘子。」梅長蘇望著桌上那團剝剩的橘子皮,再次要求。

「晏大夫知曉你會來,前兩天特捎了封信給我,裡頭寫了些要我特別注意的事。」蕭景琰抬眼看梅長蘇,繼續道:「他說你若是嘴饞,跟我要些橘子吃,倒也不是不能給。」

梅長蘇也看他,一副那還不多拿些橘子來的表情。

「但是至多一顆,不能再多了。」蕭景琰一臉認真,梅長蘇看得簡直要就地吐出一口血。

「你怎麼不早說!!!」梅長蘇悲憤。既然只能吃一顆,那自然要細細品嚐啊!剛剛那顆橘子是什麼味道?他舔了舔唇,嗯,想不起來。

「你沒問,何必特別說。」蕭景琰一臉天真,眼裡是顯而易見的茫然與一無所知。

梅長蘇盯著他看了兩眼,又轉頭不捨地看了一眼那團橘子皮,突然有了種無語問蒼天的無力感:「沒關係,一顆就一顆,我專心看書。」說著便轉身拿起書繼續看。

蕭景琰也沒在意,看梅長蘇繼續讀起書,也就接著投入那些批不完的奏折中了。

只是批了一會,抬頭卻發現梅長蘇一隻手閒著,有時會不自覺朝桌上抓了抓,發現什麼都沒抓回,又若無其事地默默收回去。

「小殊,殿裡有些母后最近帶來的點心,要不要吃點?」蕭景琰看梅長蘇那樣子,想了想提議道。

「靜姨的點心?那自然是好的。」梅長蘇從前最貪食靜嬪手作的糕點,年紀漸長後雖不會再為了吃那些糕點而誤了正餐,卻仍不減他對那些東西的喜愛。「不過那是靜姨特地帶給你的,讓我全吃了去未免辜負她對你的一番心意了。」

「那倒不見得。」蕭景琰嘆了口氣:「我覺得那些糕點名義上是給我,實則應該都是為你準備的。」「何以見得?」梅長蘇笑問。

卻見蕭景琰突然換了個嘴臉,一臉沉痛,悠悠開口:「因為自從她知道你會來後,我就再沒看到食盒裡出現過榛子酥了。」

蕭景琰突然來這一碴,把梅長蘇逗得直樂。他怎麼就沒發現,蕭景琰平日裡一副嚴肅的半點玩笑都開不得的模樣,真要不正經起來,也是能逗得人夠嗆。

不過梅長蘇原也是沒個正經的人,於是便也裝起了一臉得意,眉眼彎彎對蕭景琰道:「我也這麼覺得,靜姨肯定比較喜歡我。」

「哎,都不知誰才是親兒子了。」蕭景琰頓了頓,卻是話鋒一轉,又是一臉正經:「我原先雖是這麼想的,但後來仔細想想,是不是親兒子又有什麼關係呢?你若嫁進來了,那自然都是兒子。母后對你好也是自然,我能體會。」

「蕭景琰!」梅長蘇瞪他,一臉吃了啞巴虧的樣子,抄起身後的靠枕就往蕭景琰砸去。可他現在的力氣哪裡丟得到蕭景琰,抬眼便見蕭景琰一臉的幸災樂禍。

「你自己要忽悠便自己忽悠去,誰嫁給你了!天冷,我要回去了。」說著便要走。其實梅長蘇並不氣,但就是惱。一半是覺得羞,另一半是覺得那人真不害臊。標準的惱羞成怒。

「喂……」梅長蘇一說要走,蕭景琰立時便站了起來。看那人是真往外去了,想也不想便丟下滿桌子工作繞過案前去追梅長蘇。

「小殊,等等,別走啊!說著玩兒呢。」他急急解釋,卻見梅長蘇半分沒理他的打算。「哎,真的,別走哇!你真要走也多加件衣裳吧,著涼了怎麼辦......」

於是當日宮裡,眾人看到的便是堂堂大梁天子,手裡一件外袍,追著早已走遠的客卿,紆尊降貴刻意討好的畫面。

殿外的梅花開的旺盛,枝椏在寒冬中傲立。

而宮闈裡那些秘事,到底不足為外人道哉。

-------------------------------

第四篇依舊公事中~
最近開了個琰殊新篇,想不到標題發不了文,虐哭QQ


评论(4)
热度(35)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