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排球少年/及岩] 吻

社團活動結束的夜晚,及川總會留下來繼續練習。

偌大的體育館裡只剩他一人,除了發球和球撞擊地面的聲音,再無其他聲響。

跳躍發球對高中生來說並不容易,練的好是得分關鍵,失誤了卻也同樣影響全局,而他知道自己還不成熟。

再一次將球向上拋高,及川奔跑著跳高將手臂揮下。這次貌似抓到了手感,球順利過網,傳入耳邊的卻不是球落地的聲響,而是肉體和球撞擊的聲音。

「小岩?」及川抬頭,看到對面不知何時到來的岩泉用低手接下了那球。

「你的球果然很難接。」看著自己發紅的手臂,再看看出界的球,岩泉喃喃。

「不是要你先回家了嗎?」

「就只准你一個人留下來練習,然後偷偷變強啊?」岩泉撿起地上的球拋向及川。

「當、當然不是......那你自己去旁邊練,我要繼續了。」

「我想接你的球。」

「誒~這樣會受傷啦小岩。」及川皺著眉,擺出會讓岩泉想一拳揍下的表情,但岩泉知道他只是擔心。

「閉嘴,練你的發球,下次練習再打到我的頭你就完蛋了。」岩泉沒有理他,而是站到接球點擺好姿勢。及川扁了扁嘴,然後在聽到岩泉囁嚅出下一句話後像個笨蛋般笑得燦爛。

岩泉對他說:「我也想跟你一起變強。」

**

練習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最先注意到時間的還是面對著時鐘的岩泉。

他們雖然有體育館的鑰匙,但拖到警衛來巡邏被看到少不了要挨一頓牢騷。兩人拉筋完後換了衣服,一起靠在角落做最後的熱敷。

及川靠在岩泉肩上。頭髮上的汗有些滲進岩泉好不容易換好的乾淨衣服上,岩泉卻沒有抗議。

私底下的相處總是這樣的。岩泉不喜歡及川的面具,不喜歡他在誰面前都笑的和藹的樣子,更不喜歡及川用這種方式對他。所以老在外人面前打擊他,想讓他為難,想讓他脫下那層面具。雖然他明白這也是屬於及川的一面,他卻貪心的希望這個人只對自己笑。

那種貪心往往伴隨著更大的不安,偶像式笑容的背後代表著與他相距遙遠的那個世界。岩泉不免擔心及川終有一天會離開。他知道那時候他勢必不會開口叫他留下,在那之前他只能更加努力趕到他身邊。

及川吻了上來,岩泉沒有躲開。

融著兩人汗水的味道飄了過來,那裡頭還有些及川身上特有的洗髮水香氣,在每一次的接吻裡溢滿他的鼻間。

岩泉回吻著,將手探到及川那,跟他相握。

偌大的體育館裡只剩下他們兩人,時鐘滴滴答答地轉。

而岩泉有時候非常希望,手中的那顆排球能打破被鐵欄護住的時鐘,將時間永遠停在這裡。



评论(2)
热度(58)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