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我的英雄學院/出勝] 煙花

轟隆的爆炸聲在遠處響起,四周是奔跑著逃離的人們,耳邊的尖叫聲、哭泣聲不絕於耳。綠谷趕往現場,向著眾人逃離的方向狂奔前進。隨後趕來的英雄們在原地搭起了救援,安頓起受傷的人們,而他接到的任務則在更加往前的地方。

警方圍起的人牆在看到他後迅速讓開了一條道,這個英雄界的新星或許有能突破僵持不下現狀的力量。綠谷趨前,看到張著翼型雙臂的敵人緊握住手中人質,那女孩全身顫抖哭泣著,他腦中迅速想著要怎麼在敵人因談判而鬆懈的時機點下救回女孩,下一秒炸彈卻在無預警中炸裂。

像煙花一般,瞬間的閃爍後徒留一地灰燼。

敵人只看了他一眼。就像僅只是要確認他的來到一般帶著挑釁意味的一眼後,果斷按下了開關。

綠谷看到那女孩最後求救的眼神,還未反應過來身體已率先一步往前衝,卻抵不過爆炸的速度。身體被熱灼傷,衝擊的威力痛得他幾乎要睜不開眼,卻還想著再往前探一些,彷彿伸出手就能抓住些什麼。

而最終什麼也沒有留下。

那是綠谷第一次看到生命在眼前消逝。


那件事後媒體探討了很長一段時間,對於敵人這種自爆行徑有人指責警方跟英雄救治不當,有人無奈表示當時情況如此隔開敵人疏散人群將傷害減至最低已是萬幸,最多的還是討論有關敵人此一行為的意義。

對於這樣的事媒體自然跑去找了綠谷,一一被事務所以英雄受傷需要休養為由擋了下來。

那之後綠谷躲在家中足不出戶,唯一的一次是新聞報導出來的隔天不顧醫生勸戒偷溜出醫院去了女孩家。那時他雙手還纏著繃帶,在靈堂前香拈了幾次才順利拈起,禱告的時候他低頭講了很久。結束時女孩的父母向他敬禮對他道謝,聽著那些言語,綠谷卻更加無法釋懷。

在胸口滿溢的愧疚壓得他幾乎不能呼吸,綠谷忘不掉那女孩的眼神,無法克制不去想如果自己能反應的更快一些是不是就能將人從敵人手中救出。每天夜裡他只能不斷想著同樣的畫面,然後躲在棉被中哭泣。

在綠谷躲在家不跟外界聯絡的第四天後爆豪終於受不了跑去綠谷在英雄事務所附近獨居的家。連門鈴也沒按他直接拿著綠谷家的鑰匙開門後就衝到他房間,房間的燈關著,一開門便是滿室的酒味。

爆豪沒有開燈,只是看著縮在床上的綠谷。綠谷顯然什麼也沒吃只顧著喝酒,看到爆豪的到來沒什麼反應,只是眼神空洞地探過頭從被窩中緩緩爬起。

爆豪踢倒擋住他路的啤酒空罐,走到綠谷面前居高臨下看著他。

「你打算這樣到什麼時候?」爆豪一把拉起他,扯著綠谷的衣領朝他吼地大聲,綠谷卻只是直直地望向他沒有說話。

「吃飯!好好吃飯,休養好了就給我回去工作,這樣像什麼話?」爆豪看綠谷沒反應,把綠谷重重往床上丟,手中不滿地炸起陣陣火花。

看到那爆炸綠谷突然像想起了什麼,回過神來眼眶泛淚,躺在床上一抽一抽地哭了起來。

「你是什麼意思......」被綠谷突然的反應嚇到,爆豪愣在原地。

「小勝……對不起,請你回去。」綠谷抬起手遮住眼,想擋住不受控制落下的淚。

「……」爆豪沈默,咽了咽口水,撇開頭輕輕地說:「那不是你的錯,那是意外。」

「不是意外!」放下擋著臉的手,綠谷咬著牙緊皺眉間:「不是的小勝,那不是意外。如果我能再更早一點察覺敵人的意圖,如果我能再更快一點......不是意外,我還來不及跟她說:『我來了。』,什麼都還沒有說,她就這樣走了......那不是意外......那不是......」

「所以呢?你要繼續這樣下去?就這樣丟下其他人,丟下那些還在求救的聲音?少說傻話了廢久!現在的你絕對不是我所認可的英雄,你如果想繼續這樣隨便你!就當老子今天沒來過。」爆豪壓著嗓音,說完不解氣,雙手合十將掌中的爆炸炸得又亮有響,然後頭也不回地轉身打算離去。

綠谷看著那些煙花。

煙花墜落了,卻又很快再次燃起。火光炸在他眼前,為他的世界點燃一點光明。爆炸的聲音炸的他耳朵發疼、腦袋發痠,卻直到此刻他的意識才真正清晰。

那個曾經帶給他絕望的東西,同樣給他帶來了希望。

身後跌跌撞撞,有空罐被擠壓跟床板碰撞的聲音,再然後爆豪陷入了綠谷的擁抱裡。

那雙滿是傷痕的手,從身後擁抱著他,低低的哭泣,一個勁地跟他說對不起,跟他說謝謝。

爆豪沒有說話,只是轉過身,緊緊回抱住了綠谷。


评论(1)
热度(11)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