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ACCA/尼吉]那些自然而然的事

年末的時候吉恩得到兩個禮拜的長假,並順帶拿到了歐魯課長送的據說是多出來的溫泉旅館招待券。


佩西區的地熱溫泉久負盛名,著名的甜點vaffel更是一等一的好吃。只有一張票的吉恩原先不想去,一個人的溫泉之旅確實能適當放鬆,卻絕對稱不上有趣。只是一如往常地在還沒開口拒絕前,便被蘿塔委以重任務必將甜點帶回來。


上次去佩西區的時候正值政變逐漸明朗之際,沒辦法悠哉地帶伴手禮回來,這次蘿塔滿心期待,疼愛妹妹的王子自然不會拒絕,嘆口氣改變了原先的主意。




到達佩西區的時候天空已經佈滿星星。溫泉旅館離車站很近,走沒多遠便能看見佔地廣闊的尖屋頂木造建築。


據說是已經在當地經營了一百多年的旅館,走進主館內還有四棟相隔一段距離的別館。每棟樓一晚上只安排一組客人,連旅館著名的地熱溫泉都是分別建在四棟別館內,連結著房間,群山環繞,為顧客保持了高度的隱密性,也因此成為了貴族名門度假的住宿首選。




**




「所以說,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煙霧繚繞,吉恩坐在溫泉池裡,抽著菸輕輕吐出一口,霧氣氤氳往上,和溫泉池裡的煙融在了一起。


「據說影后莉維亞和他的小情人今晚會入住這裡,我是來跟拍他們的。」在偌大溫泉池對面泡著澡的男人不緩不急地說著,彷彿面對的不是質問,只是在向對方報告今天天氣真好。


「你還會追這種花邊新聞啊?」吉恩愣了一愣。


「這種新聞最值錢,偶爾還是要追一下。」


吉恩點頭表示理解,但問題顯然並不在這裡,私人獨棟別館、獨立溫泉,怎麼說這裡都該只有他一個人,來之前他可沒聽說他的單人旅行多出了個旅伴這件事啊!


瞇了瞇眼,吉恩再次發問:「所以說,尼諾,你怎麼會在這裡?」


「大概是飯店搞錯了,重複訂房了吧。」尼諾偏偏頭,說出來的答案連三歲小孩都不會相信。


吉恩盯著他,不說話了。


其實他也沒有真的想問到底。尼諾在這些年來幫助過他多少,他就有多明白這個男人的能耐。查到他住的飯店甚至於訂到同一間房對他而言都不過是易如反掌的事。


只不過當初跟尼諾說起,他還祝他一路順風,一點沒提他也想來,現在突然冒出來,實在讓他有點不爽。


王子殿下正在生悶氣這件事非常明顯,尼諾在原處靜靜待著沒有靠近,把生氣的空間完完全全留給吉恩。


說起來這件事也並非他所願,在吉恩跟他說要旅行的當下他就規劃著在這邊排點工作藉故過來,無奈諸事繁忙,一到佩西區他便四處奔波,這幾日忙得腳不著地,等終於空出時間把一切安排好想跟吉恩坦白時,吉恩早已搭上前往這裡的飛機。


於是最終只能安排一場不太浪漫的驚喜。


所幸王子殿下的氣生的並不長久,他們許久沒見,將時間浪費在生氣上未免可惜。吉恩雖然還是皺著眉,卻緩緩向尼諾游來。


尼諾看到吉恩的動作也跟著靠近,等距離得夠近便探過手一把拉住吉恩將他抱進懷裡,填滿兩人之間多餘的空虛。


接吻來的自然而然。


對吉恩而言,他和尼諾之間的很多事都是自然而然。第一次的牽手、第一次的接吻、第一次的做愛


當然或許對尼諾來說並不是的。吉恩一直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尼諾看著他的眼神有所改變,變得狂熱而壓抑。他並非毫無所覺,尼諾所隱藏的感情他全都知曉,只是不說。尼諾肯定也明白自己隱藏的不夠好,卻還是選擇用拙劣的演技持續藏著,藏到吉恩終於能自然而然地接受屬於他們之間的一切。


而這樣緩慢的進度與距離對吉恩來說才是最為舒適的。


在這段感情中,主導的其實是吉恩。習慣退讓讓尼諾容易裹足不前,關係的前進很多時候靠的是吉恩的衝動。或許是天生的王族血脈作祟,能夠掌控一切讓吉恩感到滿足。而尼諾偶爾的主動則讓吉恩在這段關係中接收到回饋。雖然確認尼諾的情感毋須費勁,碰觸的當下便能感受到愛情的溫度在指尖蔓延。


尼諾對他的愛顯而易見。


舌頭在口中舔舐,時而輕柔時而激烈,想要更加大膽卻又顯得擔憂的吻如同尼諾對他的愛情。吉恩將雙手搭在尼諾肩上勾起,主動加深這個吻。


吉恩有時候覺得他們的愛情是溫水,而他是那隻自願待在鍋底一輩子不離開的青蛙。


「總覺得還是太便宜你了。」一吻方畢,吉恩鼓著嘴埋怨。沒有道歉、沒有解釋,只有一個吻未免太好打發。


「那我該怎麼補償你呢?我的王子殿下。」


「那就要看你的誠意了。」吉恩挑挑眉,赤裸裸的勾引。


於是尼諾一把抱過吉恩把他從池子裡撈了出來。


途中吉恩把頭埋在尼諾肩上直嚷著太丟臉放他下來,被尼諾一句沒人會看到輕輕帶過。


到床上的時候兩人的身體都還是濕的,但顯然沒人在意這個問題,尼諾的吻在下一刻從額頭開始密密落下。


額頭、眼睛、鼻子、臉頰、耳朵,在嘴唇停留片刻之後繼續往下。


尼諾很喜歡親吻吉恩的脖子,那個地方特別敏感。


吉恩有兩個禮拜的假期,這意味著他無需在意別人的目光,能將屬於他的記號留在吉恩任何顯而易見的地方而不被人詢問。


思及此尼諾加重了脖子上的吻,輕微的痛感引來了吉恩一聲悶哼,吉恩想伸手推開,卻被尼諾抓住雙手往上緊壓,不給吉恩逃跑的空間。


尼諾繼續往脖頸處進攻,他能清楚感受到他的舉動所造成的吉恩身下的變化,更加不打算停止。但等到他終於滿意自己的傑作想繼續往下時,卻被吉恩制止了。


「怎麼了?」


「難得的假期,你就打算這樣普通地下去,不玩點別的?」


「你指什麼?」


「你剛剛對我做了什麼?」吉恩一臉壞笑。


尼諾愣了一下隨即會意過來,隨手從擺在一旁的衣服中拉了領帶出來繞在吉恩手上。


下面開車囉!!!

评论(9)
热度(57)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