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ACCA/尼吉]那杯酒的名字叫愛情

要怎麼灌醉尼諾這件事吉恩從前沒有想過,但今日一試卻發現似乎並不難。他也不過就是用了平日裡尼諾習慣灌醉他的方法罷了。

一杯又一杯,當酒杯空下,就用香醇的液體再次填上,一杯接著一杯。

吉恩看著眼神漸漸迷茫,緩緩趴在桌上,拿著酒杯輕輕搖晃的尼諾,心裡有一塊地方被什麼塞的滿滿的,想一深究竟卻又倏然感到心疼的刺痛。

能夠成功灌醉尼諾從來並不賴於他有多麽高強的敬酒能力,不過就是尼諾本人不打算反抗他的行為罷了。

因為他想,所以尼諾配合。

從來都是這樣。

「那時候我說了,叫你為自己而活。」吉恩再次把酒滿上,眼睛直直看向尼諾:「為什麼還要回來?」

看著在杯中晃動著的紅色液體,尼諾輕輕仰頭一飲而盡,笑得溫柔:「因為開心。不可以感到開心,但是卻開心的不得了,所以回來了。」

尼諾伸手胡亂搶過吉恩手裡的紅酒瓶,酒精的作用讓他的手有些顫抖。他略顯艱難地將瓶口放入口中,狠狠灌進一口,再捏住吉恩的下巴,緩緩靠近他。

尼諾其實有些猶豫,他們之間從不談情、不說愛,一切都靠那若有似無的默契。

該死的默契!腦袋漲得發暈,任何思考都混亂而模糊,無法判斷自己的動作,無法判斷自己做的對不對。但吉恩沒有閃躲,在酒醉的當下他依然清楚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於是他終於鼓起勇氣吻了下去。

紅酒渡進了吉恩嘴裡,一些液體從嘴角流下,在吉恩總是穿著的白色襯衫上留下一道蜿蜒的曖昧。

因為你就是我存在的意義,想為了自己而活,所以回來了。

那些不曾說出口卻用動作清楚傳達的情話像醇酒,甘濃而易醉,歷久而沉香。

吉恩覺得自己徹底醉了,醉倒在這個男人不曾改變的溫柔裡。

评论(1)
热度(7)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