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Yuri on ice/勇維勇]你像陽光一樣溫暖

如果街頭採訪俄羅斯人對維克托的印象,十有八九會聽到類似這樣的答案:優雅、自信、富有魅力,就像現在這樣。

穿著西裝坐在咖啡館外的維克托雙手交握著,正儀態自若的接受訪談。

主持人的問題或和緩或刁鑽,但無論怎樣的問題,維克托總能得體地回答出最適切的答案,就如同當初在冰上那般,彷彿人生中的點滴所造就的只有完美,而冰上的帝王不曾出錯。 

勝生勇利站在一旁,陽光下的維克托仿若身處十八世紀的紳士,一舉一動都莊嚴得攝人心魄。看著這樣的維克托,他情不自禁地拿起手機拍下了這一幕。 

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一開始的時候確實時常脫離不了粉絲身份,一直在他心裡待著的人突然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眼前,幻想的影像重疊現實,總讓他無法淡然直視眼前人。 

但隨著相處日久,他漸漸開始看到在鏡頭之外的維克托,任性、天真、直白,那是以前身為粉絲的他怎樣都想像不到的落差感。

即使如此,他仍然不認為現在在他眼前接受訪問的那個維克托只是假象。就算私底下的維克托再怎樣不同,那些鏡頭裡的維克托對他而言同樣真實,無論哪一種樣貌,全都是構成維克托.尼基福羅夫這個人的基礎。 

那十四年來他所追求的絕非幻影,他深信著這件事。

所以每當意識到這樣的一個人,是他的男人、是伴侶,想起這件事總會讓心臟為之絞緊。

像有人用力將心上的螺絲拴上,齒輪間卡緊的聲音在腦中迴盪,時間開始轉動,而每一個指針指向的地方,全都寫著同一個名字。

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那是他刻在心上的名。

「勇利~勇利~」維克托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勇利面前,往他眼前揮了揮手,「怎麼在發呆?採訪結束囉!」 

「啊......哦......」勇利回過了神來,左右看了看,確實週遭的工作人員都在收拾裝備了。他正想著把手機收起來,卻陡然被維克托一把拉了過去看。

「誒~勇利居然在偷拍我啊~」維克托笑得一臉戲謔,勇利則像偷做了壞事的孩子般瞪了維克托一眼紅著臉抽過手機收了起來。

「既然要拍果然還是拍這個比較好吧!」維克托也拿起自己的手機湊了過去,隨著喀嚓一聲手機上出現了維克托吻著勇利臉頰的畫面。 

「維、維克托!大庭廣眾的......」被偷吻的某人捂著臉一臉吃驚,而罪魁禍首卻已自顧自地牽起某人還捂在臉上的手往前走去,一邊把剛剛拍下的照片設成了桌布。

「晚餐要吃什麼好呢?啊啊對了,上次在這附近吃了一家很好吃的餐館,一直很想帶勇利來,等下要不要去吃?」用食指抵在了下顎,那是維克托思考時的習慣動作。 

牽著勇利的那隻手總是無所畏懼,聖彼得堡的夕陽很大很耀眼,照在維克托身上,顯得神聖而又莊嚴。

而這一切,全都如往常般,是那樣地自然而美好。

评论
热度(13)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