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我的英雄學院/轟出無差]關於交往那件小事

發現轟君其實很黏人這個性格,是在兩人交往之後。

搬入宿舍後,兩人自然而然的在課後有更多的相處時間,有時候轟會邀請綠谷到他房裡。大多數時候兩人也不太做些什麼特別的,最多也就是一起讀讀書,複習一下進度。綠谷複習的時候總習慣喃喃碎念出口,很多次綠谷都怕打擾到轟念書打算離開,卻總是會被那聲帶著溫柔的沒關係拉住。

綠谷其實也拿捏不準轟說的沒關係到底有沒有關係,畢竟他和轟讀書時轟的表情總是同往常那樣淡然,一開始綠谷根本無從判斷。不過既然轟說了沒關係,那他也不太去計較這些,頂多念書時多注意一點罷了。

有時候兩人讀書讀累了,也會聊聊當天的實戰課程。

綠谷的筆記本裡寫滿了關於班上同學的數據分析、個性運用。有時候分組活動,還會記錄下自己的個性該如何與組員配合地更好這類的檢討跟感想。討論的時候綠谷總是直接將筆記本拿給轟看,再和轟進行意見交換。

轟的意見一向相當精準,有些時候對個性應用的敏銳度,總還是會讓綠谷稍稍感嘆一下從出生就擁有個性跟半路出家拿到個性從根本上的差別。

一開始的時候他們的互動真的就只是這樣而已。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綠谷注意到在念書的時候他和轟的距離越來越近。

先是兩人撞似不經意碰在一起就不再分開的手,再來是轟有意無意靠在他肩上的頭,然後是眼神對到後自然而然的親吻。

就像現在這樣。

轟的吻跟他的人一樣溫柔,他會用一隻手輕輕撫摸著綠谷柔軟的捲髮,另一隻手搭在他的腰上,好讓他們能靠得更近一點。脣齒相觸時,轟總是不躁進,而是先緩緩地磨蹭,再輕輕探入,仿若正碰觸著的是世上最珍貴的珍寶似的。

通常會是綠谷先忍不住,率先打破僵局,主動勾上轟的脖頸將吻加得更深一些。

綠谷很喜歡在這樣的時候微睜開眼,這時總會看到近在咫尺的、一臉認真的親吻著的轟君。微微泛紅的臉、輕輕顫抖著的睫毛,這樣的轟君在他眼裡比什麼時候都要讓人著迷。

類似這樣子的相處方式在兩人獨處時佔據了越來越多的時間,通常轟君主動向他靠近後,事情總會像即將一發不可收拾般那樣發展。

不過也僅只是“像”而已。

好幾次綠谷以為再下去肯定要發生些什麼事的時候,轟君都會煞風景的停下來。

「怎麼了?」睜開眼,看到離開了他身上,氣息已慢慢平穩的轟,綠谷終於忍不住發出疑問。

轟卻只是一臉不明所以的看向綠谷,遲遲等不到回應的綠谷只好接著問下去:「不繼續下去嗎?」

轟眨了眨眼,像終於懂了似地瞭然的笑了聲:「綠谷還想再親一次嗎?可以哦。」

「啊……不是這……唔!」好不容易提起勇氣問了,綠谷本來還想說轟君誤會了,卻被轟再次襲上的吻給打斷,再沒來得及說出些什麼。

--
課間時間,綠谷坐在座位上,兩隻手習慣性的抱著頭思考著。

「轟君……是怎麼想的呢?討厭我嗎?所以不碰我?不對不對,那應該不會黏我黏那麼緊,昨天感覺也好好的,今天早上還說了早,那到底……」

「砰!」一聲爆炸在耳邊炸開,綠谷嚇了一跳下意識抬起了頭,就看到把腳都踩上了他桌子一臉暴怒的爆豪。

「白痴廢久,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嘰哩呱啦嘰哩呱啦的在我身後說個沒完是幾個意思?期末考快到了就想用這種方法干擾我嗎?蛤?」

「小、小勝,我不是……」

「誰管你跟那一半一半關係怎樣!有問題就當面講好好給我解決然後閉嘴不要跑來這邊煩老子,懂?」又一個爆炸在眼前響起。

綠谷捂住嘴巴,瞪大了眼睛拼命點頭,才終於讓爆豪安歇下來轉過頭去。

還是直接去找轟君討論清楚吧,雖然自己也說不上對這種事有多急什麼的,順其自然是很好,但果然每次停下來的時間點都太奇怪了。綠谷終於閉上了嘴,把一直在嘴邊喃喃的話語藏進了心裡。

「綠谷?綠谷?」轟一聲聲的呼喚讓一直在沈思的綠谷終於回過神來,這才發現正躺在自己大腿上,原本認真看著書的戀人早已把書本放下,正擔心地盯著自己看。「你今天一直恍神,發生什麼事了嗎?」

「啊......也沒什麼......就是......」綠谷搔了搔頭,居然為了這點小事讓轟君擔心了,綠谷感到有些歉疚,但有些事還是弄清楚得好,不然依他的個性肯定又得鑽牛角尖。「轟君你,不想跟我有過多接觸嗎?」

「怎麼突然這樣說?」只一句話,就讓原本很放鬆地躺著的轟坐了起來,有些嚴肅地看著他。

糟糕,是不是說得太過了呢。看到轟君的樣子,綠谷皺著眉,有些退縮。抬眼望向轟君,卻發現轟安慰性的微笑了一下,示意他說下去。「就是那個,接吻之後,那個......為什麼總是突然停下來呢?」

「突然?」轟愣了愣,臉上的表情帶著些許不明白:「不是突然,只是覺得結束了而已。」轟喃喃唸著,似乎還想不透綠谷為何這樣問。

「誒?」看到轟的反應,綠谷眨了眨眼,仔細思考了一陣,才隱隱有些恍然大悟。雖然覺得不太可能,但聯想到轟君的家庭背景,還是試探性地問:「轟君你該不會......不知道吧?」

轟皺著眉,似乎也正在思考綠谷所說的話中含意,但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抱歉綠谷,如果是我還有哪些不足或是需要學習的地方,就請直接告訴我吧,我會努力改進。」

啊啊……真的不明白啊……綠谷撫著額,頓時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這可能不是努力改進的問題啊轟君。對於一無所知的轟,該怎麼解釋所謂的進一步是怎麼回事是一大難題;就算解釋了,當自己再次被撩撥的忍受不住的時候,能否對著這麼純真地無可救藥的戀人下得去手絕對又是另一大難題。

綠谷出久,16歲,對於說還是不說,目前正面臨著16年來最艱難的抉擇中。

评论(11)
热度(162)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