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Yuri on ice/勇維]雪丈夫

古文體, 別問我到底嗑了什麼づ(・ω・)づ

--

東瀛有一男子,名曰勝生勇利,易傷感,世居於湧泉之處。一日,行於山中,忽見一男子,膚白耳尖、髮際甚高,赤身立於泉下,所及之處,冰雪覆其上。見勇利,甚喜。勇利驚駭不能言,嘗夢此人有數年餘,久不能忘。原謂其為虛幻,今日竟得一見,訝異非常。
男子語勇利云:「吾生於雪國,乃冰雪妖精,為見勇利而來。」握其手,情真意切。
勇利置其於屋,贈衣物。及暝,男子忽至,解衣相就。勇利嘗未經人事,不耐挑撥,又此人乃夢中所念,不能拒。遂共付巫山,低幃羅幔,極其歡愛。
後為夫夫,結髮立誓,如是數旬,日月相從,不曾避於旁人。鄰人見此情狀,日久不覺怪哉。

[我的英雄學院/出勝]手

小勝手上的味道並不好聞。

綠谷知道,比起手汗,他其實一直更在意這件事。

在這個每個人都擁有個性的時代,因個性所造成的身體變異其實早已被世人所接受,無論長相多麼特異,或是身上有著什麼不可忽視的特點,都不太會惹人非議。何況爆豪有的還是那樣帥氣強大的個性,在這樣的個性之下,一切的負作用都顯得渺小。

為了副作用而煩惱這種事,在別人眼裡分明是庸人自擾,所以爆豪從不跟別人說。

但是爆豪不說,從來都不代表綠谷就不知道。

畢竟那可是小勝,是那麼愛乾淨的小勝。是總是把房間整理的一塵不染,兩人被處罰打掃宿舍的時候,總是掃的比他乾淨很多的小勝。

是每天一定會好好洗澡好好整理家務,然後嫌棄自己的小勝。...

[夏目友人帳/田沼夏目]圍巾

田沼今天請假了,夏目聽聞後,趁放學帶著貓咪老師去了一趟寺廟。

跟住持打了招呼後,夏目熟門熟路的去了田沼房間,一打開門便看到躺在被窩裡發著高燒的田沼。

「妖氣好重!」貓咪老師一進房間便大呼小叫的亂蹦著:「你又沾染了哪裡來的妖怪了嗎?」

「妖怪......不知道......」田沼躺在床上,話語落得有氣無力。

「看樣子是沒有。」夏目巡視了一圈,倒是沒看到妖怪的身影,又走回田沼旁邊摸他的額頭測量溫度。

「是那個吧,」貓咪老師吸著鼻子跑到田沼桌上的一條圍巾旁,像拿著什麼穢物般很嫌棄的拿了起來:「這是哪來的?」

「......」田沼沈默了幾秒,才緩緩開口:「之前幫迷路的妖怪回了家,是他送的回禮...

[我的英雄學院/轟出無差]我愛你

他看到綠谷在哭。

從認識綠谷以來,轟時常看到綠谷是哭著的。

因為個性的副作用過於疼痛的狀況而哭的時候基本是沒有的,就連一般青春期少年常見的,因較量輸了而不甘的情況也很少見。

他好像習慣了弱小,甚至對此不以為意。


但他還是時常哭,為了自己拯救不了更多的人,為了無能為力的自己。

不過那眼神仍然是堅韌不屈的,泛著淚水,卻不妥協。

綠谷總是為了別人而哭,他是知道的。

那個時候也是,是他向轟伸出了手,並且牢牢抓緊不放。轟的右半邊的溫暖,全都是綠谷所給予的。他一直被這樣的綠谷所吸引。


心靈富足的人,才能拯救別人的心。而綠谷一直是這樣的。打倒敵人是身為英雄的必須,卻不是首要關鍵。能夠...

[怪產/保育組]團圓

魁登斯在紐特的書房裡發現了一本繪本。用字相當淺白,裡頭介紹了世界各地的習俗。

每翻開一頁,對魁登斯來說都像是發現了從未見過的新的世界一般,五顏六色的插圖介紹著新奇有趣的風俗習慣、不同語言不同膚色的人們,哪一項都令他捨不得闔上書本,以至於最近不管到哪魁登斯都緊緊抱著那本書。

在介紹中國習俗的時候,魁登斯看到了中國跟這裡用的是不一樣的時間算法,還看到了關於元宵節的介紹。裡頭說,每年元宵,家家戶戶都會煮一種名叫湯圓的食物。書裡頭還附了份湯圓作法的食譜。魁登斯沒吃過湯圓,也從來沒有看過,但他看到後就很想很想做給紐特先生吃。

後來魁登斯趁著紐特先生出門時偷偷將書帶去了蒂娜家,跟奎妮兩個人看著食譜一

[Yuri on ice/勇維]吻

一樣的遊戲換人玩XD不過這篇感覺喝很高

- -

[勇利的回合]

「勇利~~~~」維克托用愛心嘴甜膩地呼喚著他的選手,張開雙臂奔跑過來:「我們來玩這個!!!」

看著維克托手上的視頻,勝生選手一臉為難:「誒~不要!我不太會玩遊戲。」

「一次就好了嘛~」維克托在勇利身上蹭哪蹭,他知道只要持續央求,勇利一定會答應他。果不其然,在維克托甜言蜜語的圍攻下,勇利雖然不情願,但還是將拿到他眼前的眼罩戴了上去。

「這是什麼口味的?」維克托開心的親親親。

「芒果的。」

「WOW!!!勇利你好棒~~~」維克托很乾脆地把身上的衣服都脫下來:「那這個呢?」

「呃,西瓜?」

「嗯嗯答對了答對...

[Yuri on ice/奧尤]吻

梗來自推特上的一個視頻,但距離看到那視頻已經過了許久,開始寫這篇的時候想找卻找不到了QQ

- -

尤里自從在twitter看到一段別人轉發的影片後就開啟了躍躍欲試模式,蹦蹦跳跳地跑去超市買了一堆糖果回來,架了腳架將錄影機都準備好後,把奧塔別克拉了過來。

「怎麼了尤里?」看著眼前琳琅滿目的一切,奧塔別克仍舊搞不懂尤里究竟想做些什麼。

「你看這個。」把手機拿到奧塔面前,尤里按了播放鍵。畫面中是兩個男生在玩遊戲的樣子,一個眼睛纏著黑布,另一個吃著軟糖,過了一陣子兩人接起了吻,吻完後矇著黑布的男生開始猜對方剛才吃的是什麼口味的糖,期間斷斷續續又吻了幾次,最後矇著眼罩的男生還是猜不對,...

[刀劍亂舞/三日鶴]想跟你一起

三日月在出陣的時候為了保護鶴丸重傷回了本丸,鶴丸在手入室不眠不休的照顧沒意識的三日月,等到三日月終於轉醒,卻再沒看過鶴丸的身影出現在身旁。

好不容易恢復了健康,三日月終於能脫離鎮日躺在病床上無法動彈的窘境。一能夠起身,三日月滿腦子便只想著盡快找到多日不見的鶴丸,確認對方是否安然。只是一到走廊,卻發現鶴丸正像什麼事也沒發生般跟清光笑鬧著聊天。

「鶴……」三日月快步向前,微笑著伸出手想打招呼。

鶴丸卻沒理他,原先笑著的臉僵了僵,丟下一句我還有事,就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之後鶴丸沒再跟三日月講過一句話。無論是內番還是出陣,就算跟其他人都能談笑自如,一遇到三日月,原先臉上的笑容都會兀然淡去。...

[夏目友人帳/田沼夏目]新年賀文3--年獸

新春第三發,故事發生在數年後,已交往設定
- - - -

在懵懂年少的時期,田沼曾經無數次的希望自己能夠變得更加強大。

擁有靈力,卻不具有任何妖力。一直以來都只能看到些微模糊的影子,連確認自己眼前所見是否是真的都很困難。

在認識夏目後,這樣的感覺更為強烈。

好幾次,他都希望在夏目面對困難時,能成為在他身後給予支援的人。但最終卻發現,別說是後盾,自己甚至必須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能不成為他的負擔。

不過,那都已經是年少時期的事了。


「這是什麼?」眼前是一團灰灰的影子,看不太清楚具體樣子。

「是年獸,好像受傷了的樣子。」看著桌子上那團小小隻,長得像獅子卻有...

[怪產/保育組]新年賀文2--新年

新春第二發,嘗試寫了保育組,希望有抓到這兩人的感覺

- - - -

01

Newt為了書本的取材,去了一趟中國,回來的時候帶來了一隻雞。

「Scamander先生,請問這是什麼呢?」Credence一邊幫Newt打理著皮箱內盛開的花圃,一邊歪著頭問。

「據說是隻會生下金蛋的雞,是中國特有的怪獸。到中國的時候剛好遇到了這種怪獸的繁殖期,養殖的人給了我一隻。」Newt抱著那隻雞,解釋的同時一邊把雞遞給了一臉好奇的Credence:「對了Credence,最近貌似是中國的新年呢!照他們的算法今天是除夕,等過了今晚,明天就是新年了!」

「原來是這樣啊,」Credence...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