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語

庸庸碌碌一文手
最近致力於把各種坑埋在自己身上

[排球少年/及岩] 吻

社團活動結束的夜晚,及川總會留下來繼續練習。

偌大的體育館裡只剩他一人,除了發球和球撞擊地面的聲音,再無其他聲響。

跳躍發球對高中生來說並不容易,練的好是得分關鍵,失誤了卻也同樣影響全局,而他知道自己還不成熟。

再一次將球向上拋高,及川奔跑著跳高將手臂揮下。這次貌似抓到了手感,球順利過網,傳入耳邊的卻不是球落地的聲響,而是肉體和球撞擊的聲音。

「小岩?」及川抬頭,看到對面不知何時到來的岩泉用低手接下了那球。

「你的球果然很難接。」看著自己發紅的手臂,再看看出界的球,岩泉喃喃。

「不是要你先回家了嗎?」

「就只准你一個人留下來練習,然後偷偷變強啊?」岩泉撿起地上的球拋向及川。

「...

[ACCA/尼吉] 少年與夢

尼諾第一次遺精,是在十三歲那年。
那之後每隔幾天就有一次,次數頻繁的讓他在洗床單時總要被父親調侃幾句。
尼諾紅著臉沒有回嘴,匆匆說要去看看公主了就拿著相機逃出門。
情況沒有改善,直到有一天夢境真實的可怕。
夢裡他看見小王子坐在窗邊的桌子上,晃著兩條白晃晃的腳丫子像在等待著誰。王子比他印象中的要大了點,從窗戶的倒影上王子貌似看到了他,轉過頭張開雙手高興地跟他討抱。
他就像已經和王子很熟稔一般上前傾身抱住。
王子的身體軟軟的,要形容的話,尼諾覺得比起巴頓的任何一片吐司都還要更加柔軟 。
王子的手搭在他的脖子上,抱了一陣後似是不滿足的動了動,尼諾放開王子,王子就借著他肩膀使力在桌子上站了起來,那高度剛好比他還要高...

[我的英雄學院/出勝] 煙花

轟隆的爆炸聲在遠處響起,四周是奔跑著逃離的人們,耳邊的尖叫聲、哭泣聲不絕於耳。綠谷趕往現場,向著眾人逃離的方向狂奔前進。隨後趕來的英雄們在原地搭起了救援,安頓起受傷的人們,而他接到的任務則在更加往前的地方。

警方圍起的人牆在看到他後迅速讓開了一條道,這個英雄界的新星或許有能突破僵持不下現狀的力量。綠谷趨前,看到張著翼型雙臂的敵人緊握住手中人質,那女孩全身顫抖哭泣著,他腦中迅速想著要怎麼在敵人因談判而鬆懈的時機點下救回女孩,下一秒炸彈卻在無預警中炸裂。

像煙花一般,瞬間的閃爍後徒留一地灰燼。

敵人只看了他一眼。就像僅只是要確認他的來到一般帶著挑釁意味的一眼後,果斷按下了開關。

綠谷看到那...

[ACCA/尼吉]那些自然而然的事

年末的時候吉恩得到兩個禮拜的長假,並順帶拿到了歐魯課長送的據說是多出來的溫泉旅館招待券。


佩西區的地熱溫泉久負盛名,著名的甜點vaffel更是一等一的好吃。只有一張票的吉恩原先不想去,一個人的溫泉之旅確實能適當放鬆,卻絕對稱不上有趣。只是一如往常地在還沒開口拒絕前,便被蘿塔委以重任務必將甜點帶回來。


上次去佩西區的時候正值政變逐漸明朗之際,沒辦法悠哉地帶伴手禮回來,這次蘿塔滿心期待,疼愛妹妹的王子自然不會拒絕,嘆口氣改變了原先的主意。



到達佩西區的時候天空已經佈滿星星。溫泉旅館離車站很近,走沒多遠便能看見佔地廣闊的尖屋頂木造建築。


據說是已經在當地經營了一百多年...

[ACCA/尼吉]菸草的味道

吉恩去尼諾家的時候,尼諾不太去禁止他在家裡抽菸。甚至於偶爾,當吉恩想起蘿塔的忠告,準備打開窗往陽台走時,會被尼諾拉回來說不用介意。

尼諾並不是不在意菸味,他沒有很喜歡那樣的味道,只不過是無可救藥的企圖留下任何關於吉恩的事物而已。

吉恩的第一根菸並不是尼諾給的,是他成為了acca的幹部後,曾經受過他幫助的貴族給他的。

給菸的貴族本意自然是希望吉恩能將菸拿去換些想要的物質,畢竟直接送錢過於俗氣,也難保吉恩不會拒絕。用香菸這樣難以獲得的東西不僅能表達對吉恩謝意的重視,更彰顯身為貴族能取得平凡人所無法觸及事物的尊貴。

只是他大概萬萬沒想到吉恩會直接把菸拿來抽。

那是令人上癮的味道,吉恩似乎很...

[ACCA/尼吉]他的小王子

『然而最後他也知道自己快要死去了。他剩下的力氣只夠再飛到王子的肩上一回。

「再見了,親愛的王子!」他喃喃地說,「你願重讓我親吻你的手嗎?」


「我真高興你終於要飛往埃及去了,小燕子,」王子說,「你在這兒呆得太長了。不過你得親我的嘴唇,因為我愛你。」

「我要去的地方不是埃及,」燕子說,「我要去死亡之家。死亡是長眠的兄弟,不是嗎?」

接著他親吻了快樂王子的嘴唇,然後就跌落在王子的腳下,死去了。』



那個時候尼諾偶爾會去奧塔斯家作客,兩歲半的蘿塔看到他總會纏著他念各式各樣的童話書。蘿塔尤其喜歡快樂王子,王子的愛、王子的關懷、王子和燕子之間的友誼,哪一項都讓蘿塔憧憬不已。

只...

[ACCA/尼吉]如果喜歡

「吉恩,等等,你剛才已經吃過藥了。」尼諾看到打開藥袋正準備拿出藥來吃的吉恩,急忙放下手中正在看的文件快步走向客廳。

「怎麼可能,我剛剛明明……」吉恩本想解釋,卻突然頓住安靜了下來,他看到藥袋上自己親筆寫上的記錄,默了默,他強自撐起苦笑:「對,吃過了。剛吃完飯就吃過了。」

失智症。

吉恩很難想像自己有一天會得到這樣的病症,他的爺爺在百歲之際身體依舊硬朗。而他今年六十歲,不過才六十歲,他卻開始漸漸忘卻周遭的一切。

吉恩放下藥袋,手克制不住輕微地顫抖著,卻故作漫不經心:「尼諾,我很擔心。」用雙手遮著臉,吉恩試圖在黑暗裡緩和情緒:「我怕我再也想不起跟你的回憶,也怕我哪天會忘記你。明明想好好記住...

[ACCA/尼吉]那杯酒的名字叫愛情

要怎麼灌醉尼諾這件事吉恩從前沒有想過,但今日一試卻發現似乎並不難。他也不過就是用了平日裡尼諾習慣灌醉他的方法罷了。

一杯又一杯,當酒杯空下,就用香醇的液體再次填上,一杯接著一杯。

吉恩看著眼神漸漸迷茫,緩緩趴在桌上,拿著酒杯輕輕搖晃的尼諾,心裡有一塊地方被什麼塞的滿滿的,想一深究竟卻又倏然感到心疼的刺痛。

能夠成功灌醉尼諾從來並不賴於他有多麽高強的敬酒能力,不過就是尼諾本人不打算反抗他的行為罷了。

因為他想,所以尼諾配合。

從來都是這樣。

「那時候我說了,叫你為自己而活。」吉恩再次把酒滿上,眼睛直直看向尼諾:「為什麼還要回來?」

看著在杯中晃動著的紅色液體,尼諾輕輕仰頭一飲而盡,...

[Yuri on ice/勇維勇]你像陽光一樣溫暖

如果街頭採訪俄羅斯人對維克托的印象,十有八九會聽到類似這樣的答案:優雅、自信、富有魅力,就像現在這樣。

穿著西裝坐在咖啡館外的維克托雙手交握著,正儀態自若的接受訪談。

主持人的問題或和緩或刁鑽,但無論怎樣的問題,維克托總能得體地回答出最適切的答案,就如同當初在冰上那般,彷彿人生中的點滴所造就的只有完美,而冰上的帝王不曾出錯。 

勝生勇利站在一旁,陽光下的維克托仿若身處十八世紀的紳士,一舉一動都莊嚴得攝人心魄。看著這樣的維克托,他情不自禁地拿起手機拍下了這一幕。 

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一開始的時候確實時常脫離不了粉絲身份,一直在他心裡待著的人突然活生生的出現在自...

© 片語 | Powered by LOFTER